《空軍的故事》第六篇 軍旅生涯雖然辛苦,甚至艱難,卻是我人生中最珍貴的歷練,我十分自豪 廖金銓口述 吳慶璋整理記錄

東台灣新聞網

民國62年初中畢業離家就讀空軍機校。

65年,中隊選優派員接受為期半年的英語加強訓練,我有幸成為新竹基地英訓派遣小組成員之一,為英語打下基礎。

民國69年當選第14屆全軍修護楷模,獲得總司令烏鉞上將頒發獎狀

技勤單位名言:願用我們的生命,確保飛行員和飛機裝備的安全。

1995年曾經派赴美國加州矽谷接受連續三個月密集的半導體研習。

當年家窮,和二哥先後進了軍校,是軍校和軍旅生涯練就了我耐操拼搏的堅毅性格,也深深影響並為日後工作態度打下厚實的基礎,想想當年投考軍校是因為沒錢升學,未料因此開啟往後順遂的人生,我感恩。

父親是桃園客運駕駛員,一次載客途中煞車失靈,客運車自高處俯衝摔到山下,父親被甩出車廂,輪胎的一個大螺絲釘不偏不倚刺穿他的太陽穴,往生時我只有7個月大,童年,家是甲級貧戶,母親一個人拉拔我們姊弟四人非常辛苦,為了領教會的麵粉和寺廟救濟品,母親帶著我們平日信基督,初一、十五信媽祖,記得就讀國中時學費300元,母親拿了100元給我,家裡就再也拿不出錢了,老師把我的名字寫在黑板上,總務處還會廣播,要各班沒交學費的學生去總務處報到,然後要我們回家拿錢交學費,我在家附近繞了一圈,回校騙老師說母親不在家,其實我沒有回家,沒辦法啊,回去也沒錢啊,經常到了學期結束積欠的學費仍無著,所以我上課沒有課本,只能在考試前向同學借課本複習,老師岐視同學排斥,小小年紀便知沒有錢真的很卑微,因為家窮,我和二哥初中畢業先後離家進了軍校,二哥讀的是聯勤,我讀的是空軍機校。

機校讀了兩年半,63年3月分發新竹基地17中隊機務室,17中隊從桃園移防過來(民國63年10月底,番號改為41中隊,17中隊番號歸建桃園基地),部隊是社會的小縮影,社會裡有什麼樣的人,部隊裡就有什麼樣的兵,寢室裡不乏身上刺龍刺鳳的人,報到第一天晚上,我就被幾個人趕來趕去,一個被抓回部隊的逃兵不斷找碴,處於那樣的環境裡,也只能眼觀四面耳聽八方,處處小心翼翼避免得罪他們。

機務室包括督導修護和維護兩個部分,飛機一旦發生故障送至場中修護,機務室要全程落實督導修護項目與進度,如果維修未達目標不會放行,只有完全修妥才能交給飛行員,每趟飛行下來,飛行教官如發現問題,必須再次發工給場中,飛機送到場中,我必定從頭盯到尾很仔細的檢修,因為不願馬虎,所以場中對我很感冒,認為我是故意蘑磨叨叨,其實,飛行員的生命掌握在技勤人員手中,飛行員每一批的飛行都是在賣命,我得為他們的安全把關,當然不能敷衍了事,技勤單位有句名言:願用我們的生命,確保飛行員和飛機裝備的安全。這是機務室每位技勤人員的信念與應盡的本分,每當飛行員飛出去直到平安落地,我的心才整個放下來。

軍旅期間遇到許多好長官,41中隊副隊長孫成生鼓勵我多讀書,作戰長羅國棟也常鼓勵我

,要我有問題就找他,往後幾位中隊長陳聲勳、瞿玉璋、王漢寧、楊鴻遠、裴浙昆都是很體恤基層機務室士官與兵員的好隊長,飛行員與機務室同袍接觸頻繁,建立的革命情感深厚,偶爾發生飛安事件,機務室袍澤都很傷感,氣氛低沉。

民國65年3月30日,清晨六點半,天空飄著雨,當天由41隊擔任警戒,天氣從早就很糟,雲層低,雲高僅4、5百呎,上午停止訓練,下午長機孫副座帶了四機訓練兩兩編隊先後起飛,起飛不久因為天候惡劣,於是指示停止訓練,返場落地。

孫副座與2號僚機編隊落地時,因為側風大,2號機拉阻力傘時,機頭一甩,飛機壓在長機的右機翼上,把長機整個壓翻,副座頓時頭下腳上整個倒扣過來,機翼搭著2號機雙雙衝出跑道後又衝出道肩,方才停住。副座的座艙罩在跑道上磨擦了很長一段距離,整個座艙罩被磨穿了,孫副座被發現時頭下腳上,倒掛在座椅上,飛行頭盔被磨穿了,頭重創,已無生命跡象。孫副座是好長官,經常鼓勵我多讀書,殉職時,我們機務室同仁難過了很久。

飛機修維護是否落實,與飛安息息相關,機務室裡的每一個環節都不能馬虎,我常自我要求心到、手到、眼到,我經常拿塊布擦拭飛機,擦到哪裡眼睛注視到哪裡,會更知道哪裡有問題,我在班長任內,無論大隊或是聯隊清潔比賽,我們那一班都是第一,我以身作則親自帶頭做,也常在工作之餘與同袍們聊天,傾聽他們的問題,當初會報考士官班,大都因為家境清苦,進了軍校之後,因為人生規畫有了目標,所以都能在職涯上開拓一片天空,機務室有機校畢業的也有服役3年的義務兵,帶兵要帶心,很多三年的義務兵,退伍之後都還與我保持聯繫,對我當年對他們的要求和指導很感激,機務室讓我成長了很多,也讓我學會如何去管理如何去帶兵,這對我後來在園區高科技廠工作幫助很大。

民國72年7月1日,聯隊派員至CCK執行F-104換裝訓練,聯隊是選優前往受訓,我是首批跟著飛行員同梯前往CCK的技勤種子教官之一,短短10年的軍旅生涯中,先後獲得第14屆和第16屆全軍修護楷模,不過機務室士官每天起早睡晚非常辛苦,修、維護戰機之外,還要戰備留守,幾乎沒有機會踏出營區大門,遇有夜航,工作結束往往已經夜裡12點、甚至凌晨一點之後,因此機務室裡的士官服役期滿幾乎都選擇退伍,73年8月,我以二等士官長軍階退休。

士官薪水低,72年退伍前向姐姐借了錢結婚,後來買房為了籌措自備款,太太陪嫁的手飾全讓我變賣光了,錢仍不足,只好向建設公司信用貸款,73年退伍時領了26萬元的退伍金,還了所有貸款和借款,退伍金就沒了,我去當時位在市政府旁的退除役官兵輔導委員會,裡面一位先生看著我的履歷,說像我這樣的學經歷有一、兩百個人在排隊,說清潔隊有個清潔員的缺問我要去嗎。

當年同在機務室退伍的同袍,大部分的人去了民間航空公司繼續展長才,我當時也一心想進華航,也投了履歷,初試通過正準備複試的時候,不巧發生王錫爵劫機事件,這引起立委不滿大肆抨擊,華航因此凍結人事,我的華航夢就此沒了下文。

後來在工地謀得板模工一職,每天在烈日下幹活兒,汗水像水龍頭一樣流個不停,一身髒臭,太太鼓勵我去園區就業輔導中心找機會,第一個求職的工作是應徵神達廠務,記得筆試是在神達公司裡的餐廳,一個廠務職缺,來了20多人應徵,發下來的試卷上密密麻麻全是英文,有兩名應徵者一看考卷,傻眼了,名字沒填就交卷走人,我一題一題仔細作答,會順利的完成測驗這要歸功於民國65年,中隊選優派員接受為期半年的英語加強訓練,我有幸成為新竹基地英訓派遣小組成員之一,為英語打下基礎。

通過初試,複試時的主考官是廠長張祖蔭,他看了我的履歷,知道我從軍中退伍,問我懂不懂空壓系統,我告訴他,在基地,飛機起飛前,我要負責啟動空壓系統,再巡迴戰機間檢查飛機輪胎的壓力並打氮氣,軍中所有修護專業都必須取得證照,我把在軍中取得的所有證照攤開來給廠長看,他突然要我繪出消防線路圖,我很仔細的畫出消防系統線路圖,廠長指了指其中一段問:這裡為什麼要加墊子?我說加了墊子才能構成一個迴路,如果少了迴路,對衝信號就不易顯示出來,萬一發生火警,消防設定總警示燈無法正確顯示發生火警的區塊,這非常危險,張廠長聽完,叫我第二天就來公司人事處報到。

報到時,人事處長要我自訂薪資,我說12000,處長說他是台北工專畢業,薪資也不過12000,以我的程度只有九千,當時我要養家養孩子,還要奉養母親,極需工作,心想九千就九千吧,至少強過整天在工地裡灰頭土臉釘板模,後來再度遇到張廠長,他問我薪資、有沒有孩子,我答:九千,有一個孩子,廠長把9000元劃掉寫了12000。張廠長早年是大陸來台的流亡學生,在空軍服預官役時是通訊官,退伍後曾經留學美國,他是我人生中很重要的貴人。

高科技廠建廠有時程上和品管上的壓力,每一個廠房從開始興建到全部完工斥資動輒幾十億,數十億資金的稅和利息非常驚人,早日完工早日投產,能相對減輕廠商貸款壓力,所以建廠時程必須掌控,我是廠務,負責所有建廠事宜與監工,工作細密繁瑣,壓力不輕。

3年後,從神達到華智半導體,做的仍是廠務,水、電、消防、瓦斯、機電,從地面到天花板,所有工廠裡的硬體設備都是我份內的事,甚至連警衛都要管,當時園區經常發生電纜線失竊案,每一宗電纜線失竊案都是好幾百萬的損失,大意不得。

學而後知不足,在太太鼓勵下,我考進明新工專夜間部,白天有開不完的工地會議,下班後趕到學校時經常已是第二節課,當時孩子還小,一邊工作一邊讀書,半工半讀很辛苦,一天睡不到4個小時。

後來經華智以前主管引薦至美商台灣應材公司任職資深廠務工程師,負責蓋廠,起薪四萬元,三個月之後每年調薪三次,北研發南製造,應材跟半導體廠的規模是一樣的,不過應材屬實驗性質,負責協助園區高科技廠商建立廠房、測試廠商研發的晶片、也幫廠商培訓技術人員和工程師,免除廠商派員赴美國受訓,大幅縮小了科技廠人員培訓的時程與培訓資金。

建一個工廠很不容易,從找地,規劃每年用水、用電、以及瓦斯的年成長所需,先從公司內部各單位著手,統籌整理每個單位年所需求量,與顧問公司洽談新廠規模,分別與台電、台水、瓦斯公司洽談,要清算所有成本的平衡企劃,如遇瓦斯管線未達之處,還得向園區管理局建管科提出埋管申請,再由瓦斯公司埋管。手下經常有一、兩百個人,遇到趕工甚至兩、三百個人在做,要負責整個建廠作業,要督工要控管建廠時程,從打地基、完工、驗收、取得證照,直到將新廠交給user、開幕,方才卸下重擔。

台灣應材公司員工最基本的學歷都是從大學畢業起跳,碩、博士更如過江之鯽,公司看我工作認真,曾經派我赴美國加州矽谷接受連續三個月密集的半導體訓練,也曾指派我先後在交大、清大、工研院上課和研習,在交大,除了考試嚴謹,還不准缺課,教授每一堂課都點名,缺一堂就無法取得證書,後來又分別在清大上程式課程,以及到工研院接受表面黏著技術研習,接受許多高科技專業訓練。早年家窮,讀到國中已很勉強,從未想到退伍後有機會再進修,且讀的是高科技相關課程,這都是人生寶貴的歷練與成就。

軍旅生涯雖不似一般企業自由自在,但是退伍後,我將軍中累積的歷練應用在工作領域中,運用自如,台灣應材主管對我非常好,對我非常信任和肯定,我在台灣應材前後20年,直到退休。

年輕時的奮鬥過程中,感謝岳母和太太給我很多的協助,讓我無後顧之憂,早年家庭經濟壓力很大,太太在吉悌公司上班,為了減輕我的壓力,只要有加班機會一定不放棄,岳母無私無我的幫忙照顧孩子,如今孩子長大各自成家立業,無論家庭、職場上都很美滿順利,我感恩,我別無所求,只求家人平安健康。

回顧我的大半生,那一年為了減輕母親肩頭上的重擔,投身軍旅,經過嚴格的訓練,從肩膀上掛上軍階開始,扛著的是國家、責任、榮譽的信念,自此成了守護中華民國的軍人,軍旅生涯非常辛苦,甚至艱難,卻是我人生中最珍貴的歷練,所有的歷練都成為日後成長、茁壯的本錢,我十分自豪。

View original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