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的故事》第八篇懷念經國先生

新竹特派員吳璋/報導

▲42年前有幸與經國先生合影,是我人生中最珍貴的際遇與回憶

1月13日是故總統經國先生逝世32周年紀念日,我在30年的軍旅生涯中,曾經多次為經國先生離島探視國軍官兵與巡視離島建設時,起飛進行掩護任務,最教我記憶深刻的有三次,一次是他巡視新竹地方建設,與先生在新竹基地不期而遇,一次是他利用端節次日,前往金門慰勉駐軍與巡視地方建設,另一次則是他逝世後,移靈頭寮過程中,升空執行任務。

民國65年5月22日,當天有個叫做「虎躍」的任務,「虎躍」是由新竹起飛到台東,進行轉場訓練,參與這項任務的部分人員飛F-100到台東,部分人搭119去台東,當天上午,范若明、蕭永華兩位教官與我,我們三人來到前48中隊作戰室後來改為聯隊督察室待命,等候搭119,看到督察室進駐不少安全人員,停機坪貴賓室前還停了幾輛黑頭廂型車,心想定是有要員前來,至於是誰,則不得而知。

飛機落地後,我們仨人在督察室門口探望,原來是經國先生,仨人正要回到督察室裡,剛返身,忽聽基地長官招呼我們仨人:別走,別走,你們三個人過來。三人立刻小跑步上前,在經國先生面前立正站好,向先生行了個標準舉手禮,經國先生與我們一一握手,第一次與先生如此近距離的面對面,先生面容溫和慈祥,雖為行政院長,更像鄰家的長輩,他向我們問好,說大家保家衛國辛苦了。

當天經國先生因為巡視地方建設,先搭乘行政專機至新竹基地,再轉搭公務車巡視地方,經國先生時任行政院長,他勤政愛民的平實作風,深得民眾愛戴。

68年5月31日清晨兩點五十分,值日官至寢室喚醒我和另外三位隊員,我們四人連同值日官三點前將前往警戒室上警戒,警戒室在基地的南邊,距離寢室有大半個機場遠,夜深時分,只見我們這輛吉普踽踽獨行於漆黑的夜裡,10分鐘之後,抵達警戒室,立刻與機工長完成F-100的警戒試車、加油、和所有起飛前的檢查作業,要確保警戒機百分之百處於能隨時起飛的待命狀態,完成所有檢查已是清晨4點以後,天猶未亮。

之後返回警戒室待命,領隊趙輔導長為我們進行當天執行的警戒任務提示,提示結束,穿好抗G衣,將求生背心置於椅背上,我們習慣將個人求生背心置於靠近門的椅背上,便於接獲緊急起飛命令之後,抓了背心就跑向飛機,當天我們擔任的是五分鐘警戒。

7:40分,緊急起飛警鈴大作,牆上的蜂鳴器不停呼叫,警示燈閃爍不停,值日官大喊: 緊急起飛! 緊急起飛!航向250!高度兩五! 值日官同時緊急電話通知塔台起飛的航向和高度,領隊趙輔導長率著我們衝出警戒室,跳上F-100,無線電中傳來長機呼叫: YANKEE FLY CHECK IN,當時的二號機教官是誰,由於時隔已久已不記得,三號機莫教官覆誦: YANKEE THREE OK,我是四號機,跟著覆誦: YANKEE FOUR OK。

長機帶著2號機進跑道加油門、開後燃器、升空,數秒鐘後三號機莫教官帶著我編隊起飛,當天是05由南向北跑道起飛,起飛後航向左轉往澎湖方向,高度25000呎,四機到達指定高度以後,關後燃器,我們始終保持戰鬥位置,通常戰機起飛是由塔台報離航管接手,離場後再由戰管引導,不過這批任務因為是緊急起飛,開始便由戰管接手,當時戰管直接引導我們至待命區,我們只知這批緊急起飛的任務為台金飛機的掩護,始終保持澎湖與金門之間靠近澎湖的的區域巡弋,8:40分,自戰管處得知掩護的目標已安全降落金門尚義機場,戰管通知我們任務結束返航。

臺金間常有人員輸送與物資運補的班機與船艦,早年兩岸形勢緊張,為防止中共干擾,我們必需起飛進行掩護,不過這些掩護任務前一天便知曉,此次任務因為是臨時接獲緊急起飛指令,無法得知掩護任務為何,直到晚間看新聞,方知是總統經國先生關心離島官兵與民眾,特別在端午節的第二天,前往金門巡視部隊慰勉官兵,及巡視地方建設,與當地民眾話家常。

民國77年1月13日,經國先生與世長辭。

1月29日,接獲上級指示一項任務,次日也就是30日上午將執行一批加強CAP任務,經國先生當天將自台北移靈頭寮,國內所有政經要員均集中在台北,這情況下,為避免對岸蠢蠢欲動,空軍均加強台海空中的巡弋任務,我有幸擔任此項任務,自感責任重大。

30日上午,任務提示結束後,我將飛機滑至跑道頭,抬頭看了看天氣,低雲漸漸上來,天氣雖然不利起飛,但是心中自忖,這批任務肯定起飛,不會取消,但是也心知,起飛後能否按計畫飛回本場落地,則是未定之數,我摸了摸左肩上的小口袋,確定裡面放了一支牙刷,飛行員通常會在左肩小口袋裡插一把牙刷,一枝鉛筆,和一個打火機,牙刷是在臨時落外場,早晚刷牙用,打火機則是萬一發生飛機故障,被迫棄機跳傘,在山區裡求生用。

在45度邊,飛機完成起飛前的各項檢查,此刻天空烏雲壟罩,台灣一月天氣因受到大陸前一波冷高壓出海之後形成迴流,後一波冷高壓又出海,會帶來低雲鋒面,今天天氣是冷高壓的前緣,天氣很差,早年的老100機齡老零件舊,這樣的天氣,起飛和之後的落地都將是極大的挑戰,之前的任務提示中我特別強調天氣狀況,提醒二、三、四號機要特別謹慎。

四架么洞四申請進入23跑道,停妥,一切準備就緒,我在頭頂畫圈,示意另外三架試大車、油門加滿、檢查發動機儀表,一切OK,收油門,我先報:LEADER,OK。二號機接著報出:TWO,OK。三號機和四號機隨後依序報出OK,我看看大家,手在頭頂再度畫圈,告訴二、三、四號機,準備起飛,飛機油門加滿,推到軍用,四架么洞四立刻發出特有的狼嚎聲,我朝二號機點頭示意,鬆剎車,開後燃器,與2號機依序往前加速至160海浬,帶桿帶起機頭,僚機隨後也帶起機頭,兩機穩定地保持10度仰角,加速離地,收起落架,當時雲低只有2或3百呎高度,起落架收起,倆機便進雲了,我倆在800呎出雲,我朝西邊海面看,西邊全被低雲覆蓋,這時3.4號機也跟著起飛,我在無線電中說:Rejoin on top(雲上集合)。

四機集合後,遂脫離新竹至戰管波道,由戰管引導執行加強CAP的任務,當時我們位置在北空域,亦即台灣東北角空域,保持高度25000呎巡弋,維持台海空域安全,由於天氣不佳,能否返回本場落地實在說不準,心想得和伙伴們多預留200~300磅的油量,作為返航時萬一天氣不好,第一次若無法落地,還有第二次落地的油量,假設臨時被告知轉降外場,則預留的安全油量還得要更多,這項任務至少需50分鐘,待與下一批戰機交接之後,才能脫離,我們在空中25000呎,保持經濟巡航,大約是0.75的速度,維持空中最佳續航力,這樣巡弋的時間最久。

50分鐘之後,後續接替此項任務的戰機抵達,戰管在無線電中指示任務結束返航,我們遂返回本場,途中,無線電突然傳出戰管呼叫:RICA FLY,DIVERT TO YU(轉到花蓮),當下便知新竹地基地無法降落,四架么洞四以最快速度飛往花蓮基地,當天花蓮天氣還好,我們分別以目視衝場落地,落地時已是12:43分,距離起飛時間11:18,幾近一個半小時。

四架飛機安全降落,花蓮基地塔台指示我們將飛機滑至北邊靠近七星潭附近、15中隊停機位置,旁邊是15中隊的機庫和試大車區。

當天的任務很順利,雖然天氣不好,起飛時雲層非常低,也知道後續天氣的突變性高,但是飛行員不能推託,對於每一次的任務,只能毅然前往,全力以赴,圓滿達成。

那一次轉降花蓮,一等等了四天,人與機雖在花蓮,不過我們始終處於待命狀態,隨時準備起飛,31日起,每天清晨起來,與15中隊一同上、下場作息,四人上場做的第一件事便是至15中隊機庫試車檢查,隨時維持飛機妥善,檢查完畢便至15隊作戰室裡待命,當自天氣中心處得知新竹天氣不佳,無法起降,便與15隊飛行員在作戰室裡,相互交流,這期間15中隊隊員還特別登上么洞四參觀。

2月2日,清晨起來,抬頭看了看天氣,雨停了,早餐後,依然與15中隊一起上場,前往15中隊作戰室待命,問了天氣室,答覆是新竹雨停了,但是20海浬風速的東北季風依然強勁,也知道新竹這裡雲高七、八百呎,心想當天應該有機會返回新竹。

八點多接獲新竹指示我們可以返回本場,我立刻掛電話給聯隊長與作戰組,謝謝聯隊這些天來的招待和照顧,這幾天我住在55期學長王虎軍的寢室裡,那幾天王虎軍剛好休假,離開寢室前,特別將早早就準備好的感謝字條放在他寢室的桌上,其實字條早已寫好放在桌上,誰知這一放,放了四天。

起飛前,先是任務提示,提前30分鐘檢查飛機,依序滑出機庫,我們從北跑道頭滑到南邊跑道頭,當天是由南向北起飛,么洞四加油門時獨一無二如狼嚎般的鳴叫,引人側目,滑行時經過大坪和棚廠前,引來許多官兵的注視。

在南跑道頭進行45度邊起飛前檢查,10點整,四架么洞四鬆剎車準時起飛,起飛後,按照花蓮基地離場程序,由戰管引導,在空中短暫逗留,消耗部分油量,之後飛越中央山脈、雪山山脈,依戰管轉交GCA引導返降,四架么洞四分兩批依序自新竹基地05跑道進場,安全落地。

經國先生祖籍浙江,也就是許多人口中來自大陸的外省豬內地人,但是沒有人懷疑他愛台灣這塊土地的心,經國先生於輔導會主任委員任內,率領一群退伍老兵開山鑿地,興建東西橫貫公路,開鑿北迴公路,他率領榮民弟兄在台灣興建了四百八十三公里的公路、卅九座的橋樑,參與水庫、大鋼廠、電廠、隧道...等等許多重大建設,除了推動10大建設,還規劃興建新竹科學園區,他在總統任內解除戒嚴,讓台灣邁向現代化,民主化,當時的決策為國家帶來跳躍式的進步,對台灣有著極其深遠的影響。

他的一生,將近四十年的時間在臺灣,他從來沒有把愛台灣掛在嘴上,但是在台灣歷經石油危機,退出聯合國,中美斷交等政治、外交最艱困時刻,推動經濟建設,提供大量的就業機會,台灣經濟因此起飛,與香港、南韓、新加坡並稱為亞洲四小龍,甚至是四小龍之首,把台灣從早年的赤貧年代,帶向台灣錢淹腳目的輝煌階段,不過這些輝煌紀錄,這30年來已揮霍殆盡。

這一代的台灣人,不管您喜不喜歡蔣家人,經國先生主政時,全國同胞上下一心’,同心同德,對照當今社會,階級對立,離心離德,令人唏噓。

時間飛逝,經國先生逝世已30年了,民國65年5月「虎躍」任務當時,我是中尉飛行官,68年緊急起飛進行掩護任務時是上尉情報官,77年在空中執行CAP任務當年,是35歲中校輔導長,如今已是65歲的退伍老兵,這30年來,台灣前後歷經李登輝主政12年,陳水扁八年,馬英九主政八年,加上現任總統,政黨更迭三次,原本民眾寄望政黨輪替,有讓台灣邁向更進步更繁榮的機會,惟看看台灣過去的30年,除了剩下民粹,再也找不到能令我驕傲的地方。

懷念經國先生,懷念這位不是台灣土生土長,卻比任何一位政治人物愛台灣的政治家,經國先生的風範,無人能出其右,此時此刻,備感懷念這位偉人。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