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花蓮高中對於「花中記警告」判決乙案之意見…..

撰文:吳明益律師

本律師為花中校友會長,對於「花中記警告」判決乙案之意見

日昨,花蓮地方法院判決108年度簡字54號行政訴訟判決,關於某陳姓學生於花蓮高中就讀時,因三次朝會未到校參加升旗典禮,因而被記警告一案之一審行政訴訟,媒體大幅報導陳姓學生舉字條「勝訴」之訪談報導。

部分媒體以照片刊登「原告」(現為東華大學)陳生對媒體舉出「勝訴」之字條,引起社會廣泛重視及議論。但經細看花蓮地方法院的判決,其立場基於大法官解釋784號解釋意旨,關於學校對於學生記過或警告處分,應認為屬於行政法上的「行政處分」,擴大原先大法官解釋的保障範圍,對於學生記過、警告,雖然並非退學之處分,但是如果學生不服,仍然可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由法院進行救濟審理。

本案判決的焦點,因為大法官會議784號解釋才剛剛出爐,教育部訴願會之訴願決定當時仍認為「記過、警告」仍然不算是行政處分,所以在「程序」上駁回了陳生的訴願。陳生不服訴願,提起行政訴訟,經過法院審理結果,參考新出爐的大法官會議解釋784號,認為訴願決定以「不受理」的程序駁回陳生,對於陳生的送訴訟權益有所損害,因此判決「(教育部)訴願決定應予撤銷」,讓教育部訴願會重新為訴願之決定,如果學生不服,還可以以行政訴訟,由法院審理「實體上」花中的「記警告」處分是不是適法。

因此,法界人士細看花蓮地方法院的判決,並沒有認定「花蓮高中對於學生的警告處分是違法」,而是針對教育部「訴願決定」違誤,再給學生救濟的機會,並沒有撤銷花蓮高中的「警告處分」。

但是因為陳姓學生對外強烈表達「勝訴」的影像效應,媒體報導應該是有所誤會。本案持平而論,只是程序上,重新回到「教育部訴願會」,由訴願會受理陳生實體的主張後,再重新做出新的「訴願決定」,如果陳生仍然不服,接下來,還可以再提起行政訴訟,由法官進行「實體判決」,本案充其量只是指示「程序判決」,多數媒體的報導顯然有所誤解或偏頗之嫌。

法界人士及花蓮高中校長詹滿表示,本案詳細判決內容經詢問法律專業人士之後,確認本件判決「主文」只是就「程序」上,撤銷教育部的訴願決定,至於花中對於「學生三次不參加朝會」記警告處分並未因此撤銷,校長認為該處分應留待訴願會及法院認定本校基於管理之公平性所記之警告處分是不是適法。然而因為媒體的報導效應,引發社會議論,社會人士及校友因有所誤會,多有表達對於「司法不公(縱容學生)」的不滿,或者是對於學校「敗訴」的誤解。因為媒體簡化報導,誤以為法院判決「花中『處分不當』,因而『敗訴』」等錯誤印象,校長認為應該要適當澄清。本案尚待進一步研討後續程序之進行,也呼籲教育界及社會大眾釐清事實,理性判斷。

學生申訴的管道次序為:
1.學校 申訴委員會
2.教育部 訴願
3.行政法院 行政訴訟

校方表示,此一事件
一方面關乎事實之公允
二方面影響社會之觀感
三方面沖擊學校之管理
四方面牽涉學生之觀念
五方面傷害花中之形象

其實該學生並沒有所謂的“勝訴”,只是法院判決在“程序”上退回到教育部之訴願。

該學生用誇大的“勝訴”會讓閱讀者以為法院判定花中記他警告是錯誤的,法院並沒有如此判決。

這純粹只是“程序”判決而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