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的故事》第二十五篇 N8AN--夜海炸任務 吳慶璋

東台灣新聞網

新竹特派員吳璋/報導

▲與F-100A合影

有一項海、空聯合訓練任務N8AN,是在夜間,由海軍驅逐艦拖著靶,C-119或F-100F雙座機投照明彈,再由空軍飛行員炸射海面上的靶標,這叫做夜海炸。夜海炸的目的是向敵人宣示,我空軍有夜間作戰的能力,即使在夜間,依然能執行夜間攻擊來犯的敵人,達嚇阻效用,妄想利用船艦包圍台灣,甚至進犯台灣。

除了夜海炸,還有夜陸炸,夜陸炸的靶場在水溪,跟夜海炸一樣也是由F-100雙座機或是C-119,在空中7000呎高度投照明彈,再由攻擊機炸射靶標,一般是以15度角度攻擊,炸射過程中,當飛機拉起,要很清楚知道照明機與照明彈的位置,避免影響炸射航線,夜陸炸雖是在夜間執行,不過只要瞄準靶標,算準進入角度與射擊的高度,過程中因為地面有油壺可供參考,較不困難,唯一比較困難的是炸射之後的集合,要在黑夜中尋找領隊,再與之編隊返航,不似白天這麼輕而易舉,不過這都不是問題。

▲F-100飛行紀時數總計1513小時35分鐘

但是夜海炸就不是這麼簡單了,由於炸射目標是在黑夜的海面上,且目標處於移動狀態,瞄準、射擊不似白天簡單,海炸常因飛機拉升、俯衝等等變換位置,有時會誤將天上的星星看成海上的船隻,產生錯覺造成空間迷向,因此,通常中隊指派執行夜炸的飛行員,不僅飛行技術要好,個性沉著穩定,還必須具備曾經執行夜陸炸的經驗,方能受令執行此項任務,夜海炸是由基地裡3個中隊輪流負責執行,我在取得夜陸炸資格以後,一直希望有機會能擔綱夜海炸的任務。

72年7月6日有一批N8AN任務(圖一),這批任務輪由我們中隊執行,前一日排序列時,發現中隊裡除了SUNNY教官具有夜海炸資格,其他具資格的教官不是另有要公,就是休假中,我是中隊首席分隊長,飛行總時間超過2000小時,F-100飛行時間超過1500小時,算是資深,作戰室以我是最資深的分隊長,曾經多次執行夜陸炸任務,無須雙座機帶飛了,指派我就直接飛單座出此趟任務。這次N8AN任務領隊是SUNNY教官,我們從新竹起飛前往馬公南面R-39靶區。

抵達靶區前,領隊便與代號「Happy bird」驅逐艦進行光電識別,確證了靶艦位置,便下降高度,驅逐艦報出他的航向與航速,說明正以15節(海浬)速度航行,靶標在艦尾約1500呎處,這晚是全黑夜,海面一片漆黑,C-119為讓我們看見「Happy bird」靶艦與靶標位置,投了兩枚照明彈,我與長機編隊同時低頭望向海面,夜炸的標靶並不明顯,水花也不大,我們確定了「Happy bird」位置,繼續下降高度,保持1000呎通過「Happy bird」的後旋,拉升進入炸射航線。

在海上,是天地不分,這時只能參考儀表,早期嘉義的F-100為J-8狀態儀,大角度拉升和大坡度轉彎,易產生誤差,無法執行夜炸任務,後期新竹基地接收的二字頭F-100A戰機,主狀態儀為MM-3配備,J-8姿態儀為輔助,夜間大坡度大角度操作,誤差與遲滯情形改善許多,為避免空間迷向,任務執行過程中,我不時盯著狀態儀,炸射航線中,無論拉升機頭,倒下機頭,大坡度轉彎,加減油門,尋找長機位置,不時提醒自己要相信儀表,避免因為錯覺,造成飛安事件。

飛機拉起,只看到滿天星斗,拉升到炸射航線高度4500呎,抵達三邊,我從長機閃爍的翼尖燈和機背燈判定他的位置,長機在四邊時,我在三邊,長機在五邊,我在四邊,除了和長機保持一定的安全距離,還要注意靶區的照明彈有無影響我進入五邊射擊的航線,以及結束、脫離時航線是否安全,總之是眼觀四面一心多用。

通常C-119高度會錯開我們攻擊機,他的位置在我們的反方向,我與其航線高度採取安全隔離,以15度俯角對準靶標射擊,最低脫離高度不得低於1000呎。

F-100A四門20MM機砲裝著訓練彈,此型機砲射速是1200發/分鐘,每五發裝一枚曳光彈,方便飛行員知道射擊點的位置,以及是否命中靶標,做為下一個航線的修正,四門砲同時發射,非常壯觀,坐在座艙裡都能聽到「咚~~~~~~」巨響,機頭前方是一大片紅光對準靶標,很震撼,因為是第一次執行N8AN攻擊,當時很興奮。

第一個航線下去,瞄準、射擊,射擊後瞬間拉起機頭,盯著狀態儀,還要顧及靶區照明彈是否危及我的安全,這時聽到地面管制官報:two bows eye(二號機命中),我繼續拉至三邊,並尋找長機位置,第二、第三個PASS下去,同樣命中,第四個PASS,從四邊倒下進入五邊,高度3000呎時,發現向下墜落的照明彈正處於我的射擊航線中,當機立斷立刻閃開,並於無線電中告知放棄攻擊,後拉升至三邊,重新進入航線,繼續下一輪的炸射,我們連續實施了5個PASS,每一次拉升均依據儀器飛行,看狀態儀,油門加滿,壓坡度、保持10~15度仰角、拉至三邊、到達航線高度、收油門。

每一回拉升只見滿天星斗,這時易產生錯覺,當下只能相信狀態儀,每一回機頭倒下去,這時看到的則是一片漆黑的海面,若不是照明彈,實在無法看到靶艦與靶標,N8AN任務並不簡單,過程非常驚險。

5個PASS結束,每個PASS都命中,其實要命中並不困難,這有個訣竅,就是瞄準靶前方約50呎的地方射擊,通常命中率頗高。

5個航線飛完,拉升脫離,當時未見長機,我在急著尋找長機過程中,出現錯覺,當時除告訴自己一定要相信儀表,並以無線電呼叫長機,告知狀況,請長機保持對準台南方向飛,長機知道我出現錯覺,以無線電提示我航向090、高度10000呎爬升、速度300浬,我遵照長機提示,向長機提示方向飛去,不久,我看到遠方台南地面一片燈火,立刻回神,此時錯覺消失,平衡感回復正常,知道自己已處於平飛狀態,很快的看到長機閃爍的位置燈,我在無線電呼叫:LEADER INSISE,長機: turn Left,此時長機保持30度的坡度左轉,我則加了油門快速與長機集合好,這時心情頓覺輕鬆,因為完成一次最艱難的任務,我與長機保持編隊返航,平安落地,或許因為緊張,座艙裡雖有空調,落地後全身衣服仍全濕透了。

回顧F-100飛行生涯,63年10月23日到隊,64年元月5日正式開飛,64年2月15日放單飛,4月19日完訓,72年8月23日飛了最後一批F-100,當時我已獲錄取空軍指參學院,8月底入校讀書,73年8月底畢業,之後回聯隊派任督察室考核官。

73年9月,F-100正式除役,從64年至72年8月,我的F-100飛行紀錄包括雙座機211小時20分鐘,單座機1302小時15分鐘,總計1513小時35分鐘(圖二)從小隊員開始,便多次擔任重要任務,除了平時的訓練,前後48中隊和42中隊期間,還多次銜命代表聯隊參加炸射比賽、和各種演習任務等等,F-100九年飛行生涯裡累計飛行時數1500小時餘,這在同期和前後期袍澤裡,飛行時數算是多的了。那一次N8AN海空聯訓任務,是F-100多年飛行生涯中,執行最艱難的一次任務,炸射成績也很不錯,平時無論空、地炸射,在聯隊裡,成績都是佼佼者,因此留下不少回憶。

View original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