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縣議會:請縣政府「不要用騙的!」

「縣長不開心,議員看著辦!」,前任縣長是這樣,現任還是這樣嗎?

縣議會就是要無異議通過嗎?由33位議員所組成的花蓮縣議會在縣府眼裡僅是一顆對預算背書的橡皮圖章嗎?

花蓮縣議會:請縣政府「不要用騙的!」,要對縣民說清楚講明白,縣府規避監督,居功諉過、操縱輿論,藉由媒體放話,把罪責推給花蓮縣議會!

縣議員王燕美
縣議員笛布斯
縣議員楊華美
縣議員田韻馨

花蓮縣徐縣長對媒體感嘆,「地方建設沒有自由財源太辛苦了!想做事都沒錢。」呼籲「府會合作」。

地方稅務局長呂玉枝指出,「原訂」本會期通過後,約一個月可獲得中央同意,公告實施後7月1日即可續徵礦石稅,若延後到6月下旬審查,產生一個月空窗期,估計會短收約8000萬元稅收。議員咸表這頂帽子實在扣太大了。

有關媒體報導花蓮縣政府依法重提「花蓮縣礦石開採特別稅自治條例草案」,歷經花蓮縣議會第十九屆第八次臨時會兩次審議,結果二度遭到退回並延下月再審,縣議會議事組回應,該案於第八臨時會初次送審,並無重提或退回的事實。

花蓮縣議會質疑,縣府對「府會合作」的定義是否建立在只要是縣府的提案,縣議會就是要無異議通過嗎?由33位議員所組成的花蓮縣議會在縣府眼裡僅是一顆對預算背書的橡皮圖章嗎?

一個重大議案,身為決策者的徐縣長不能親自出席說明;縣府對礦石稅的使用,拿不出課徵標準,議員還遭到媒體抹黑「密會台泥喬事情」;12項社福政策在礦石稅開徵前就已實施,多數來自中央補助款,非縣府自有財源,請縣府「不要用騙的!」,要對縣民說清楚講明白,縣府規避監督,居功諉過、操縱輿論,藉由媒體放話,把罪責推給花蓮縣議會,這就是府方所謂的府會合作嗎?

目前甚囂塵上的卜蜂大型養雞場,花蓮縣因沒有完善的《畜牧場管理自治條例》,才導致汙染畜牧企業大舉攻陷花蓮,激起民意停不下來的憤怒與抗爭,縣府應以殷鑑。

第十九屆的花蓮縣議會,只要是中央補助款和縣府預算從未刪除,甚至於許多預算先花再送審的追認,議會也秉持著讓徐縣長好施政而全力配合,難道這就是議會的功能嗎?

花蓮縣政府是否已經習慣了議會的唯命是從,才導致爭議事件和議案層出不窮。「縣長不開心,議員看著辦」,前任縣長是這樣,現任還是這樣嗎?


針對礦石稅收議員表示,縣府一直說多數收入用在社福支出,但卻被議員抓包,因稅收是統收統支,沒有綁定是哪筆預算支出。縣府如今暗指「縣議會不支持這筆預算,就是在阻擋花蓮社福工作」,這頂帽子實在扣太大了!針對礦石稅的使用,縣府應該在預算來源及支出上,向縣民說得更清楚,只要訂定標準機制及使用運用方式,縣議會沒有拒絕與不支持的理由。

花蓮縣礦石開採特別稅屬於地方特別稅,從2009年開徵後,費率逐年調高,原為1公噸4元,至2011年調高到5.2元、2013年調為10元、2016年一口氣漲到70元,縣府拿不出課徵標準,議員還遭到媒體抹黑「密會台泥喬事情」,這讓議員怎麼審查得下去?王燕美、張美慧、田韻馨等議員都要求退回草案再審。議員也批評12項社福政策在礦石稅開徵前就已實施,與礦石稅無關,且多數支出來自中央補助款,非縣府自有財源,依法也不可能專款用於社福支出,要求縣府誠實說明「不要用騙的!」,縣府始終提不出課徵公式及標準依據,建立完善的徵收制度,議員強力要求縣府應有草案完整說明報告。

花蓮縣議會議長張峻表示,由於徐縣長未能出席說明,縣府更無法提出礦石開採景觀稅的具體使用和分配明細,僅以大水庫原理搪塞議會,再加上有心人士,惡意在礦石稅審查前操弄媒體,誣陷12位議員密會台泥被拒,更對議員做人身攻擊,這起假新聞對花蓮縣議會傷害甚鉅,議會受害議員已聯名對「上報」提出告訴,希望藉由司法釐清真相,還給議員清白,該提案爭議性大必須充分討論,達成共識後方做決議。近日縣府對礦石稅屢屢透過媒體卸責,頻頻意指議會杯葛,此乃無助於府會合作,更創下不良示範,議會深表遺憾。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