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的故事》第二十八篇 忠勇演習 楊克峰口述

東台灣新聞網

40年前,民國68年,為慶祝空軍官校成立50週年校慶,總司令部指示,九.三軍人節當天空軍官校擴大舉行慶祝活動,名為「忠勇演習」,其中一項表演節目是由各聯隊派出配合慶祝活動,各機種以大編隊通過官校觀禮台,新竹基地也派員參加,16架F-100由11大隊潘輔德大隊長領隊前往,這16架F-100由41、42、48三個中隊混合編組,48中隊長周遠雲當時是大編隊的小領隊,我雖是48中隊隊員,但是因為資淺,並未參與這次任務。

▲技勤弟兄們無私無我堅守岡位埋首工作,為飛安把關,令人敬佩。(圖/記者吳璋翻攝)

8月28日預演,8月27日,41、42、48中隊機務室人員,由42中隊少校機務長葉開城、48隊機務室上尉機械官陸人棟擔任領隊,攜帶器材分別搭上屏東運輸機聯隊支援的兩架C-119先行進駐嘉義基地,另有16架F-100同一天飛往嘉義基地進駐,其中小領隊周遠雲抵達嘉義基地時飛機故障,我受令飛了一架F-100前往支援,聯隊指示我預演結束後,跟著機務室人員與器材搭C-119返回新竹,次日再設法返回嘉義,等候周遠雲隊長原先飛的故障機修妥後將之飛回新竹。

8月28日上午10點前,來自各基地各機種的飛機起飛,在小港外集合,按既定時間依序大編隊通過官校觀禮台上空,預演順利結束,潘輔德與其他聯隊總領隊飛往台南基地出席檢討會,其餘參與預演飛行員分別返航各基地,未料潘大座飛機落台南時發生故障,上尉機械官陸人棟於是率48中隊8位機務室人員與器材,配合場中修護人員搭乘屏東運輸機聯隊支援其中的一架C-119,自嘉義起飛落台南,這9人留下來維修潘大座F-100飛機,預定飛機修妥之後原機返航新竹。

上午預演結束,下午2點整,嘉義基地停機坪上游439聯隊103中隊分隊長彭添生、副駕駛飛行官張守信中尉駕駛編號3194的C-119已準備就緒,除正、副駕駛,通信官藏儀、士官長彭興仁、空運士周杰等機組員亦已就緒,嘉義基地飛管和C-119一一核對艙單中登機官兵姓名、兵籍號碼,我和聯隊參與預演的技勤人員陸續登機,技勤人員的個裝也上了飛機,這時我突然有個念頭,長官指示待周遠雲的飛機修妥之後,由我將之飛回新竹,與其第二天再來,不如今天就留下來吧,就在飛機關上艙門前數秒,我告訴機上48隊三位機工長統統跟我下機,飛行員向來沒有背包,飛行衣口袋裡只有筆和牙刷,三位機工長拎著簡單的歡喜包便跟著我下機,下機後,關艙門,C-119隨即啟動、滑出,從嘉義往北向新竹方向返航。

當天嘉義天候不佳,雲層低,晚間我與嘉義基地同學約了在基地附近一家知名牛肉麵店吃麵條,餐畢,此時嘉義已經下起滂沱大雨,返回基地大約是晚上7點多,剛回到寢室,一位學官急忙轉告說新竹來了幾通電話急著找我,當時心想:完了!新竹戰備吃緊,我擅自留在嘉義,大概引起長官不悅,心裡很忐忑,於是打電話回新竹,那一頭是同學張念華接的電話,聽到我的聲音,提高嗓門問:你是楊克?你真的是楊克?我說:我是楊克,怎麼啦?張念華似乎有些不可置信,再度提高嗓門問:你真的是楊克?我再次說:我是楊克,張念華連連說:「好好好,你是楊克就好,你是楊克就好,你嚇〜死我啦」。

原來這架C-119並未返回新竹基地,正處於失聯狀況,聯隊從嘉義基地飛管艙單名單中,以為除了落台南基地上尉機械官陸人棟與48中隊八位機務室人員之外,我與其他一同前往的機務室人員均在這架失聯飛機上,我說明48中隊三名機工長跟我下了飛機,其餘41、42中隊15名機務室人員全在飛機上,張念華在電話那頭沉默許久,回了句:知道了,便掛上電話。

另一架落台南的C-119於28日當天稍後天氣轉好時,安全返回新竹。

次日,周隊長這架F-100修妥,於是我將飛機飛回新竹,後來知道前一天28日預演結束,所有參與預演機務室人員準備返防,惟天候極為惡劣,天氣預報會有大雷雨,戰管要求這架C-119從嘉義飛馬公轉新竹的W6航路飛行,以避開雷雨,但是不知何故飛行員未聽從戰管指示飛W6航路,改沿著西海岸的W4航路直線飛行,由於C-119沒有氣象雷達裝置,飛行中天候惡劣,雲層低,飛機始終在雲中飛行,最後在大雪山失事墜毀,嘉義救護隊、轄區員警、空軍聘僱山青至失事山區大規模進行搜救。

經過大規模搜山,這架C-119始終未被尋獲,直到兩個月後的10月間,陸軍山訓隊員於大雪山發現C-119殘骸,空軍總部、439聯隊、499聯隊組成搜尋小組,跟隨陸軍山訓隊員進山,失事地點在極偏遠的深山中,經長途跋涉終於找到這架趴在山上的C-119,由於出事當下每個人都綁了安全帶,所以被發現時,大部分的人都坐在安全椅子上,殉職戰士都非常年輕,年齡介於19歲至30歲,後來均安厝在碧潭空軍烈士公墓。

殉職人員包括41中隊7名、42中隊8名總計15名機務室人員,2個中隊機務室頓失15名弟兄,機工長走了大半,那段時間戰備頗為吃緊,但是任務不能停,48中隊機務室一肩扛起所有的修維護任務。

後來一次聚會,當初被我叫下飛機的仨人說:ㄟ,教官謝謝你救了我們一命ㄟ,啾感心。真的不知道自己的一念之間讓自己和48中隊三位機務室同仁,就這麼的與死神近距離的擦身而過,回想當時我們四人都已經上了飛機,名字也列在艙單上,飛機關艙門之前發動機正要啟動,就這麼一念之間,我把仨人叫了下來,四人沒有魂斷在大雪山脈裡。

軍人從來沒有想到自己,可以說軍人的字典裡沒有「怕」這個字,我們的信念只有一個:我能為國家、為空軍做什麼,當時年輕,尤其飛行員從來沒把生死放在眼裡,事情過後,工作依舊,序列排我飛行,傘包頭盔揹了照樣跳上飛機。

有了這次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經驗,後來我在飛行生涯中,無論軍中或民航飛行,知道感恩。

註:這起828飛安事故中,原本被指派擔任技勤領隊的41中隊機務長吳慶昇少校,任務前,吳少校連續多日工作至深夜,罹患重感冒,27日當天全身痠痛,身體像打擺子一樣不停顫抖,頸部腫大,頭痛欲裂,科長見狀強迫他赴空軍醫院住院治療,臨時改派42中隊機務長葉開誠少校擔任領隊,另有機工長廖金銓、藍兆堂原本也參與這次忠勇演習,廖金銓臨時有事,藍兆堂則是因為連續多日腹瀉不止,大隊另指派廖俊男、郭茂水二人替補。

飛機失事當下,吳慶昇少校剛打完點滴出院返家,尚不知道此一重大飛安事件,同學吳乃民、劉永宜二人以為他也參與「忠勇演習」,也搭上這架C-119,心情沉重的來家裡看望吳的家人,聽到沉重緩慢的敲門聲,吳少校勉強起床開門,門打開剎那,吳、劉二人嚇了一跳,原本是要來安慰的,後來知道他因為生病被科長逼著住院打點滴,吳、劉二人不斷拍著吳少校的背喃喃的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我們都以為你沒了」。

吳慶昇曾經因為病的不是時候很自責,同袍卻不這麼想,紛紛安慰他,如果當天他搭上這班飛機,也許全機反而平安無事,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到底無,這命哪,不是誰說了算。

View original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