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的故事》第四十三篇身為中華民國空軍修維護士官長,我深以為榮(上)

林銘福口述

▲空軍機械學校常士班94期噴機一組下部隊前師生合影。

從軍

小時候,家裡經常面臨手頭不濟、諸事拮據窘況,父親生意失敗後在磚窯廠做工,從小我們兄弟姊妹做過許多家庭代工貼補家用,每年春假期間我主動到客雅山上毛遂自薦幫人整理墓園、除草、為墓碑糊水泥修補墓園,賺取微薄工資,記憶中在客雅山上,不時有戰機從頭頂上呼嘯而過,後來知道是F-100,飛機被陽光照射的閃閃發亮,很羨慕飛行員能駕馭戰機翱翔天際。

就讀成德國中之後,經常遠眺新竹基地看飛機起飛、衝場、降落,看著看著深深對那銀色龐然大物著迷,立志國中畢業後要報考中正預校,希望有朝一日能成為飛行員,父母知道我要考軍校,極力反對,爸媽說再辛苦也要設法讓我和弟弟讀大學,我告訴他們,父親生意失敗積欠的債務,靠父親磚廠微薄待遇,和母親日夜不停做手工活兒,別說還債不易,平時連溫飽都難,我不顧父母反對,騎著單車前往空軍醫院進行空勤體檢,誰知甚麼都過關了,卻未能通過嚴格的視力箱這一關,無緣進中正預校,讓我很沮喪,但是我喜歡飛機,於是轉而報考空軍機校士官班,自此踏上軍旅生涯。

70年4月30日入虎尾新訓中心接受新兵入伍訓練,軍中學長強調,合理的要求是訓練,不合理的要求是磨練,新訓過程很辛苦,當下一心只想將來能與飛機為伍,吃苦當吃補,唯一的困擾是制服不合身帶來許多不便,我的個子不高,分發的制服袖長褲也長,手持M1步槍加上刺刀,高度都快跟我一般高了,由於新訓結束後制服得歸還,所以不能修改,出操時,我們幾個矮個頭只好將袖子和褲管折起來,出操時袖子和褲管常常掉下來,好幾次不慎踩到褲管險些跌個踉蹌,手忙腳亂,疲於應付,模樣滑稽。

▲71年就讀空軍機械學校學生照。

當時教育班長董子林看到我們幾個矮個子的狼狽,特別到庫房一陣翻找,尋找適合的制服讓我們更換,還犧牲自己休息時間找了綁帶幫我們把袖子和褲管綁起來,同學們連連向他道謝,他卻說是該做的,他特別關照我們這幾個矮個子,很關心我們的體能與適應狀況,直到今天,我仍非常感念這位新訓中心教育班長董子林,當年他對我們這群國中剛畢業娃娃兵的照顧,如今想來依然感到溫暖。

經過三個月新兵入伍訓,結訓後正式進入機校,一年四個月後的71年11月15日下部隊實習,當年同期入伍生500多人,這時剩400人出頭,我是第四中隊,第四中隊進校時111人,下部隊時剩下94人,這些英雄好漢個個都是經過軍中嚴苛的磨練,才取得下部隊實習的機會,如今想來很不簡單。

▲分發新竹空軍基地機務分隊任助理士,負責F-100A戰機停機線第一線派飛及飛行線上修維護。

下部隊

我和同學黃春郎分發新竹空軍基地41中隊機務分隊任助理士,負責F-100A戰機停機線第一線派飛及飛行線上修維護,下部隊第一天,我倆跟著許光輝班長進武掛棚廠旁機務室,見大夥兒忙進忙出,倆人杵在機務室不知道要做啥,許光輝班長看咱倆木愣愣呆站著,於是帶我們走一圈機務室熟悉環境。

第二天一大早,走進24號機堡,眼見當年在客雅山上不時從頭頂上呼嘯而過的F-100就在眼前,難掩興奮,我問機工長能不能觸摸,機工長要我盡管摸,他說:(終)有一天你會摸到怕,我撫摸這架擁有一張大嘴、精壯厚實的F-100,機堡裡散發著燃油混著液壓油氣味,想到這是我往後要修維護的飛機,很雀躍。

▲換裝F-104與么洞四合影。

機工長叫我從旁協助更換主輪,見他快速、乾淨俐落的更換主輪,很快便將飛機恢復成戰備狀態,過程中我雖只是遞遞工具、頂千斤頂,但是機工長邊工作邊考我工作基本程序與安全注意事項,見他做事態度一絲不苟、毫不馬虎,讓我印象深刻,在機堡裡認識了田歧曾班長、藍兆堂班長和學長們。

我跟著學長每天清晨四點半之前起床完成戰備,飛行員若是拂曉出任務,我們更早在凌晨兩點起床前往機堡報到,報到後立刻按照檢查手冊進行戰機飛行前各項檢查,檢查進氣道,各艙門,胎壓,尾管……是否正常,我們永遠比飛行員提早兩個小時抵達停機線,進行飛行前縝密檢查。

飛機落地後,飛行員回去歸詢,我跟著機務室學長在跑道盡頭進行落地後檢查,一切OK,再配合拖車班將戰機拖回機堡。

▲為編號4421號機檢查響尾蛇飛彈及發射架。

當時兩岸是緊張對立的,新竹基地距離大陸最近,戰機起降頻繁,夜航尤其多,每當戰機夜航落地,完成所有檢查,將戰機拖回機堡,工作結束往往已是夜間11、12點,如果輪值夜間拖機,必須到隔日凌晨兩點另一組的組員上場後方能下班休息,凌晨兩點,正是大家睡的正沉的時候,此時我們仍堅守崗位,盡忠職守毫不懈怠,機務室的士官兵只能利用飛行員飛行空檔歇一會兒、打個盹,當時我們都還只是17、18歲的孩子。

停機線是24小時輪值待命,除了停機線工作,我尚須負責故障機進場修護督導,為配合飛行任務,必須完成所有故障機的檢修,確定能順利支援次日飛行任務,方能下班,雖是下班,也只能回寢室待命,不能出營門,除了休假日及外散假,均以部隊為家。

直到結婚有了家眷以後,下班後才得以返家,不過機務室工作性質特殊,即便是外宿,仍得在清晨五點前返回基地報到,這還是在第二天沒有早班情況下,如果值早班,經常和家人吃完晚餐、便匆匆趕回基地待命了。

72年8月,我被派往CCK基地執行阿里山八號F-104G換裝任務,F-104設計特殊,他擁有兩倍音速、能高速攔截,這與之前修護的F-100相差甚遠,不同的修維護概念學習起來頗具挑戰,換訓期間感謝藍兆堂班長不厭其煩悉心教導與經驗傳承,讓我很快進入狀況,74年,接任編號「4183」TF-104雙座機機工長。

▲在法受訓,所有訓員與教官合影。

赴法受訓

民國85年,新竹基地將執行幻象機換裝任務,機務長李莒聲鼓勵我加強外語能力,當時機務室同仁在機務長李莒聲要求下讀書風氣很盛,機工長們帶著助理士利用飛機起飛後的空檔,在機堡自我加強英文和電腦,我參加基地英訓班,後來考取國防語言學校英儲班,85年9月23日,以發動機專業領域被遴選赴法進行換訓,暫時離開前後服務13年的停機線。

奉派前往受訓學員均有相當程度修護經驗,但是要學的理論與實務操作極廣,受訓期間並不輕鬆,我們不敢掉以輕心更不敢懈怠,發動機組8位訓員每天課後,簡單吃過晚餐,便自主複習當天授課內容直到深夜,大家都很珍惜受訓機會,深恐學而不足,辜負空軍栽培。

發動機運轉產生推力,其附件機匣是提供飛機各系路動力的來源,攸關飛機能否飛行操作的基本組件,與飛安息息相關,赴法接受發動機專業訓練既是挑戰也是壓力,我雖榮幸有機會接受挑戰,不過壓力真的不小,記得在法受訓期間夜裡經常夢到白天上課情形,我們訓員們每天誠惶誠恐努力學習,終圓滿達成任務。

結訓後返國調至修補大隊發動機修護分隊,負責幻象發動機起動系統定期檢查及修護,不久升任分隊士官督導長,負責發動機修護分隊所有修護督導與人員管理,直到退伍。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