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伍麗華懇切沈痛呼求:給蒙古語、所有的語言一條生路!

109.09.11.今早我去聲援蒙古族人爭取語言權,大家輪番上陣,每個說話都是切身之痛的呼求。

我特別表達中國是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教育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兒童權利國際公約」的簽署國、締約國。

前二項公約明定國家的少數族群、原住民族,有民族自決權,而全世界的兒童有說族語的權利,且這個權利不能被剝奪。

但,什麼樣的國家可以漠視普世價值,可以否定自己的簽署締約?!

我也表示台灣原住民,過去經歷幾個殖民統治的同化政策,語言文化逐漸消亡,甚至滅失了主體性,淪為認賊作父。好不容易爭取到了一些尊重,1998有了原住民族教育法,2005有了原住民族基本法,2017有了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2018有了國家語言發展法,接續奮鬥的還有「以族語為教學語言核心」的《原住民族學校法》…..,種種努力,都還不足以成功復振語言文化、喚醒自主的靈魂。

然而,什麼樣的國家竟然還存在著單一語族、單一物種的迷思?!

要消滅一個民族,斷絕母語是最快的手段。因為,語言承載的是一個民族的世界觀、哲學觀及知識體系,「語言是一個民族的身分證」,不會說母語,形同沒有靈魂,沒有人可以義正詞嚴的說「我是誰」!

中國禁止蒙古語教學引爆了全民怒火,內蒙古掀起捍衛母語的激烈抗爭,父母拒絕送孩子上學表達捍衛靈魂的決心,若是父母受到處罰,他們明志全面罷工並辭職,「我們寧可失去職業,也不願意接受『重漢輕蒙』的語言教學政策。」令人尊敬的蒙古兄弟姊妹啊!

父親母親皆是蒙古人的詩人席慕容,五歲以前在大草原跟著家人說蒙語,然後開始顛沛流離。對於這段遺憾寫下「我用整整一生錯過整整一生」、「漢族的歷史銅牆鐵壁,蒙古族的支離破碎」的慨嘆,因為她曾經問母親「什麼是蒙古人」,母親回答小慕蓉「在大草原說著蒙古語騎馬馳騁…..」

高貴的親愛的靈魂,你在哪裡?

懇切沈痛呼求:給蒙古語、所有的語言一條生路!這世界需要生物多樣性,語言多樣性,單一、強勢,只會帶領大家走向滅絕。多元共融,體質才會健康、物產才會豐盛,這才是真正的偉大!

泰雅爾族民族議會

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

台灣原住民族部落行動聯盟

長老教會原住民宣教委員會

聲援蒙古捍衛語言權

勇敢向中國強權說不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