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的故事》第四十四篇身為中華民國空軍修維護士官長,我深以為榮(下)

東台灣新聞網

革命情感

機務室夥伴們每天在停機線與飛行員朝夕相處,同甘共苦建立的革命情感深厚,為飛安把關,飛行前,技勤修維護人員仔細做好每一項檢查,我們深知一個小螺絲釘都足以影響飛安,馬虎不得。但是么洞四畢竟是六零年代美國製造的老飛機,故障率高,我的軍旅生涯中曾經發生幾起飛安事件,因此痛失好長官,最是令我們機務室夥伴們傷感。

75年8月7日,任教官、張教官各飛一架雙座與單座機至屏東,留下單座進行例行大檢,不久,二人坐上任教官之前飛來編號「4183」TF-104雙座機北返,起飛時因機尾方向舵隔框內的飛尾升降推桿固定螺栓斷裂,造成飛機無法向後帶桿,這架雙座機似脫韁野馬,高速衝向跑道盡頭,終因速度過大,飛機的捕捉鈎無法勾住攔機鋼索,攔截網又無法攔截飛機,飛機撞網失敗,最後衝出清除區,掉入基地外甘蔗園裡,造成任教官殉職、張教官重傷憾事。

76年2月28日,我和蘇中川班長在北跑道頭機堡執行例行性修護,忽聽一陣尖銳磨擦聲響,我趕緊跑出機堡,見編號「4374」F-104G機腹在跑道上一路摩擦衝向跑道頭,衝力極大,正憂心忡忡不知結果如何,所幸跑道頭攔截網成功攔截,「4374」拖著地面減速錨鍊直到清除區盡頭圍籬方才停止,當時若攔截失敗,勢必撞上前方的頭前溪堤防,則後果難料。

當下我與蘇中川班長扛著工具箱快跑趕往23跑道盡頭,我們三步併兩步趕抵現場,飛行員孟教官已自行爬出機艙,見孟教官無恙,我和蘇班長吁了一口氣,飛機半個機身在圍籬外東大路上,我迅速拆開機砲艙,再拆開連接機砲的搭火線頭,這時自餘光中瞥見機腹有火光,當時飛機正要起飛是滿油狀態,我趕緊示意蘇班長並快速退到東大路,東大路上已聚集不少圍觀民眾,我倆分站兩端禁止圍觀民眾接近,基地消防車隨後趕到並噴灑泡沫滅火,待所有相關人員陸續抵達執行交管並確認飛機暫無危險,我和蘇班長才回到機堡繼續工作。

這架編號「4374」F-104是擔任單飛機的隨伴機,自05跑道起飛時,遭到前一架飛機的排氣尾流而失控墜落跑道,當時起落架已收起,無法以輪煞減速,速度雖大所幸攔截網成功攔住飛機,停在跑道盡頭圍籬處,那時飛機正處於滿油狀態,機腹一路在跑道上摩擦,如今想來都很危險,所幸飛行員孟教官平安。

79年,我是41中隊編號「4421」F-104機工長,3月24日,當天飛機停在北跑道頭機堡,序列安排郭教官將駕馭這架「4421」前往水溪靶場執行對地炸射訓練,駕駛載著郭教官來到機堡,教官下車後將飛行頭盔交給我,並詢問飛機狀況,我們開始執行飛機起飛前360度檢查,教官邊檢查邊問為什麼機身有這麼多的小蜘蛛,連機翼下的火箭筒和空速管周邊都有,我答覆不知是否受到三月天氣影響,才清理過卻又跑來一堆,教官笑著說沒關係,我們再清一次,他用力吹氣,很快便將空速管周邊吹得乾乾淨淨,我半開玩笑說教官肺活量不小,他笑著回說他只用了一半的功力。

完成起飛前檢查,我到機堡前方引導飛機滑出並做輪煞檢查,隨即和助理士在飛機右前方向郭教官敬禮,他微笑回禮,教官戴上他的氧氣面罩,便滑向跑道頭準備起飛執行任務。

當天有十多架飛機陸續起飛,起飛後,風向改變,更換23跑道起降,不久天氣突變能見度極差,我的機堡位置接近北跑道頭,機務室裡同仁望著天空,希望所有教官們盡速回來落地或轉至備降場,不久看到長機陳俊良教官帶著二號機涂相文教官驚險編隊落地,三號機郭教官隨後進場,後重飛,之後始終未見飛機蹤影,不久,陳俊良教官趕來,問郭教官飛機落地了嗎,我答教官重飛,但是不見落地,陳教官說油量還夠,應該落花蓮或其他備降場了,要我無需擔心。

三十分鐘後,總班長翁耀輝開車來機堡,揮手示意我立即上車,車上翁老總說有人報案有飛機墜落新豐,翁老總一路往新豐急駛,根據消防隊指引來到現場,這架「4421」飛機碎片散佈極廣,我一眼看到教官起飛前我幫他調整的座椅肩帶已破碎不堪,眼淚再也不聽使喚奪眶而出,郭教官為人隨和,聽其他教官說,郭教官綽號老烏龜,有人在他的飛行頭盔上畫了一隻烏龜,他也不生氣,待我們機務室弟兄尤其親切,早上才與教官共同執行起飛前360度檢查………睹物思人,哽咽難言。

退伍

軍旅生涯無波無瀾,很順遂,先後擔任41中隊機務分隊飛機助理機械士、機工長、停機線修維護班長、停機線機務情況管制班長。自法完成幻象戰機發動機換裝,任職修補大隊發修分隊發動機起動系統班長兼任換訓教官、士官督導長等職,直至民國96年退伍。

退伍後,曾在新竹科學園區科技公司擔任工程師,負責震動頻譜分析、設備故障分析及處理,軍旅生涯培養的耐苦耐勞特質受到肯定,很快便升任組長,但是我太熱衷於飛機的修維護工作了,在科技大廠兜了一圈。四年後,受法國幻象發動機製造商SAFRAN公司聘請任台灣技代,再度回到老本行為幻象修護體系繼續發揮所長,在基地裡,天天與我熟悉的老戰友和飛機為伍。

小時候因為喜歡飛機,報考中正預校不成於是轉而報考空軍機校士官班,自此踏上軍旅生涯,我和機務室的夥伴們盡心盡力完成所有故障機的檢修,夙夜匪懈,每當完成故障機檢修,確定能順利支援次日飛行任務,這就是成就,飛機修護看似平凡,其實並不平凡,我以曾經身為中華民國空軍戰鬥機部隊修維護士官長,深以為榮。

View original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