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的故事》第五十二篇 鍥而不捨,金石可鏤--我的飛行生涯(上)

東台灣新聞網

于建俊將軍口述 蔣彤雲整理記錄

▲高中三年成績優異,獲得保送空軍官校機會,人生規劃完全改變,背後是F-86戰機。

民國28年,我出生在山東青島,當時日軍已經占據東北,日軍所到之處燒殺擄掠姦,無惡不做,父親是空軍八大隊的士官長,跟隨國軍對日抗戰,民國34年抗戰勝利,父親僅回到青島短暫探視數日,便又離家,原來因為國共內戰,父親再度上了戰場,這次槍口瞄向的是共軍。

後來國民黨節節敗退,父親還是沒空回老家,是舅舅帶著奶奶、我娘、和我從青島搭船到上海,當時時局吃緊,父親安排一家人撤退台灣,八大隊轄下有33、34、35三個中隊,大隊將2架轟炸機改裝成空運機,運輸撤退人員,空運機當時只搭載飛行員和眷屬,一般地勤軍士官兵和眷屬只能坐船,父親負責管理飛機,我們這才有機會搭機來台。

37年12月,一家人隨八大隊從上海大場機場起飛,飛機降落在新竹基地,出了基地大營門口,所有眷屬被安頓在竹風俱樂部大禮堂裡,這是日軍留下來的一個俱樂部,距離基地不遠,在空軍醫院旁邊,俱樂部不大,但是眷屬不少,娘和其他女眷到附近田埂撿拾稻草,用稻草在地上隔出一小格一小格的「家」,奶奶、母親、舅舅、我、和一歲多的弟弟就這麼在稻草隔出來的小方格子裡住了一個多月,當時我九歲,跟著大人離鄉背井一路從青島到上海,從上海到新竹,九歲的記憶已經非常深刻,印象中的新竹基地被美軍轟炸的幾乎成了斷垣殘壁。

住在竹風俱樂部裡,每天吃大鍋飯,當時父親還是無法回家,他得出任務飛去大陸協助撤退,直到38年更多的人搭船來台之後,父親才未再出任務去大陸。

一個月後,空軍安排我們住在樹林頭的空軍宿舍,也就是後來的空軍一村,一村原是日本高階軍官的職務官舍。好幾家擠一間,住了四個多月之後,再度搬家,這次是少年監獄對面的兵營,兵營曾經是日軍的倉庫,早年堆放油和機械,記得剛搬進屋裡,有一股很重的煤油味道,久久不散。

大人將一整排的兵營簡單的隔成數小間,每家能分配到的空間真的不大,我們家裡人多,全家人睡在一個房間裡,屋裡放不了兩張床,我和弟弟一直睡地板,後來機場附近眷村陸續興建完成,左鄰右舍紛紛搬到東大路、和延平路新建的眷村裡,我們家因為父親官階低,始終沒有分到眷舍,就這麼的一直住在兵營裡,直到民國94年兵營拆遷前夕,方才搬離住了半個世紀的兵營。

說到兵營老家,要提一棵老樹,有一回,父親從屏東帶回幾個芒果,家人吃完以後,奶奶把芒果種子埋在兵營旁草地裡,芒果樹苗在家人期待下還真從泥土裡蹦了出來,從此每天給芒果樹澆水成了奶奶、我、和弟弟的工作,芒果樹越長越高,兵營拆除之後,市政府將兵營原址規畫成停車場和公園,一片空曠的公園,唯獨留下奶奶種下的這棵芒果樹,枝繁葉茂,鬱鬱蔥蔥,70年過去,當初種下芒果種子的奶奶已走了多年,如今的芒果樹有三層樓高,兀自挺立,看著老兵營物換星移,世事變遷。

剛到新竹,村子裡大一點的孩子結伴就讀離家不遠的民富國小,後來我們幾個成績好的又結伴報考師範附小,還都獲得錄取,不過當時因為不會注音符號,我原本是三年級的學生,老師叫我回頭從一年級讀起,再後來載熙國小前身空軍子弟小學創校,我再度轉學至載熙國小,那時已經是五年級了,比同班同學大了三歲

國小畢業,父親說,東港大鵬灣有所至公初中,是周至柔將軍創辦的學校,專收家境清寒的空軍子弟,上學只需帶糧票,其他學雜費和住宿全免,因為免費,所以錄取率低,我是非去不可,在家中,我是老大,下面還有三個弟弟一個妹妹,父親待遇低,負擔不小,在父親鼓勵下,獨自一人北上,在現今的懷生國中參加入學考試,一個月後放榜,獲得錄取,家人都很高興。

我就讀至公初中時成績非常好,畢業同時考取了新竹中學和新竹高工,因為家境關係,我選擇新竹高工就讀,為的是高工畢業後能立即就業,減輕家庭負擔,當時許多來台軍人子弟,大家都想高中畢業後就業,賺錢養家,我有幾位同學原本讀竹中,後來也轉學到竹工。

眷村長大的孩子多能吃苦耐勞,高一暑假,參加救國團暑期工程隊到南橫墾荒拓路,當時一般家境都苦,僧多粥少,報名暑期工程隊未必都能如願,我身高一米七五,體格壯碩,工程隊挑了2個男生,除了我之外另一人是新竹中學的學生,大太陽底下幹活兒又熱又辛苦,挑磚頭揹石頭,兩邊肩頭都磨破了,事先救國團在說明會中要我們各自帶幾家裡丟棄的破布,說是墊在肩頭上避免磨破肩膀,我帶了一件父親穿破的軍汗衫,後來墊在肩頭的軍汗衫都磨穿了,工程隊工作艱苦,由此可見,那一梯次有20名高中男生,有人負責挖山頭搬石頭,有人負責挑石頭鋪馬路,每個人曬的漆黑漆黑,三餐吃的是大鍋飯,晚上睡在國小大禮堂裡,當時年輕體力好,甚麼粗活都幹,工讀一個月,月薪800元,為了貼補家用,再辛苦也咬牙硬撐。

高二開學不久,同學哥哥說位在建中路美軍顧問團正招考2名水上救生員,我去了,記得有30多人報考,美國軍官親自監考,現場不僅測驗泳術,還測驗水上和地面救生技巧,測試過程很嚴謹,絲毫不馬虎,幸虧同學哥哥事先幫我惡補水上救生技術,幸運的獲得錄取,和另一位救生員兩人一組分別負責上、下午班。

我向管理泳池的美軍說,我還是高中二年級的學生,只能上晚班,這個美軍很幫忙,要我和另一人協調好就好,這位夥伴也很幫忙,他自願上日班,我上晚班,每天放學後,騎單車趕上班,當時新竹高工到美軍顧問團之間無路可通,每天風雨無阻穿梭在鐵道和田埂之間,經常得扛著腳踏車踩著田埂,再抄油庫旁小路,趕到美軍顧問團打工,途中經過一間柑仔店,花5毛錢買花生5毛錢買饅頭,稀哩呼嚕吃了果腹。

美軍顧問團水上救生員工作輕鬆待遇也高,月薪1000台幣,當時父親一個士官長月薪不過300出頭,所以這份打工掙的錢拿來貼補家用,大大紓解父親沉重的負擔,整整打工一年,後來因為課業繁重只好辭職專心讀書,這期間,美軍眷屬看我老實可靠又勤快,搬家、洗車都找我,讓我賺點零用錢,我還會找幾個同學幫忙洗車搬家賺外快。

高工畢業前,救國團到學校協助軍校辦理招生活動,我因為高中三年成績優異,獲得保送空軍官校機會,原本打定主意高職畢業便工作來分擔家計,在獲得保送空軍官校之後,人生規劃完全改變,記得那一年報考軍校學生很踴躍,報考空官的同學尤其多,我們那一期最後通過體檢僅38人。

▲在台東部訓隊飛F-5A。

畢業典禮結束後,前往岡山官校報到,想學飛行,先得克服高度的恐懼,學校安排同學們試乘,試乘之後一口氣刷掉4/5的人,38人進校,留下來的只剩7人,7人搭上軍卡車驅車前往東港新訓中心,當時43期正在東港新訓中心進行新兵訓練,有三班,人數比我們多的多、訓練也比我們早了兩個月,長官問我們7人要不就合併到43期,要不就先休假返家,等下一個期班人數招足了,再併為44期一起受訓,我們當時都想家,於是大家各自回家,在家待了兩個月,當年10月官校又招了一批,於是把我們叫了回去,成了44期學員,44期進校時40多人,經過嚴格的體能操練、與飛行訓練,52年3月18日畢業當天,掛上飛行胸章只剩19人。

View original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