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軍的故事》第五十四篇 竹風俱樂部

洪錦雄博士口述 蔣彤雲整理記錄


▲竹風俱樂部當年業餘「駐唱」洪錦雄博士(左二),李純鸞(左一)夫妻,曾讓不少飛官為之傾倒的李生儀(右二),堂妹李君斐(右一) 

我是中正理工學院化工系26期生,民國56年,中正理工學院畢業,當時中山科學院正處於籌備階段,尚無設備,我們被安排在清華大學同位素館受訓。

早年,台美斷交前,台灣駐有美軍,為服務美軍而成立美軍廣播電台(AFNT)、和美國商會(ICRT)電台,以英語播放新聞和流行歌曲,我喜歡哼唱英文歌曲,保羅安卡的Crazy Love、Diana、Lonely Boy、Put Your Head on My Shoulder,四兄弟合唱團的Try To Remember,貓王Love Me Tender…都能讓人聽了如癡如醉,我喜歡唱歌也喜歡跳舞,當時台灣尚有舞禁,偶爾有人在家開家庭舞會,不過因為場地小,沒有專屬樂隊和DJ,引不起我的興趣,一次偶然機會,聽說距離新竹基地大門不遠處有個竹風俱樂部,每個星期六都有舞會,於是前往,花了18元買票入場。

竹風俱樂部在現今國軍新竹醫院現址,是日據時期建築,作為日本駐軍大型宴會、舞會、與重要慶典活動場所,外觀看來就不小,入內一看還真的會被偌大舞池震懾,舞池寬闊的嚇人,俱樂部裡裝潢豪華氣派,舞池正當中懸掛一座碩大玻璃球,昏暗燈光下,玻璃球閃耀著五光十色色彩,更顯浪漫。

我找到負責俱樂部的鍾萬,告訴他,我能唱西洋歌曲,希望有機會上台一展歌喉,鍾萬大概是軍方人士,個性爽朗,聽說我要唱西洋歌曲,很爽快的答應,我這個人就是有這麼點愛現,掌聲越多唱的越賣力,幾首歌曲唱罷,接著還接受台下現場點唱,那時前往跳舞的都是飛官,外文好,作風洋派,很快的,我便認識不少飛行員。

心園冰果室

當時我正初戀中,女友李純鸞是新竹人,在現在東門城旁原縣立圖書館旁創業開了間冰果室,取名「心園冰果室」,由女友和她姊妹顧店,賣剉冰也賣咖啡,常有飛行員來喝杯咖啡,裡面還有一間燈光較暗的雅座。

我帶了女友李純鸞、和她的妹妹李生儀一同前往竹風俱樂部跳舞,幾次客串上台引吭高歌,唱的都是當時美國流行樂壇排行榜上的流行歌曲,後來,鍾萬說,只要我上台唱歌,沒有報酬,但是享有免費入場特權,當時竹風俱樂部是新竹唯一一間可以公開跳舞的地方,也是全台除了美軍俱樂部之外,少數場地大、聲光效果俱佳的俱樂部,舞池裡婆娑起舞的盡是飛官、飛官夫人、以及女友,能享有免費入場特權,這讓我在女友和她姊妹面前很有面子,我當然樂意的很。

在竹風俱樂部業餘「駐唱」一年多,民國57年,奉派前往美國深造,9月,告別多采多姿的業餘「駐唱」生活,束裝前往美國讀碩士去了。

我在美修完碩士,返國後仍常看到這些飛行員來喝咖啡,記憶深刻的有韋教官、杜教官、姚教官,他們常在冰店打烊前方才離去,搭晚上9:45停在美乃斯前的軍大卡,趕在10點前進基地晚點名,後來跟小飛官閒聊,才知道他們是自空軍官校高級組T-33完訓的學官,在新竹部訓隊接受F-86訓練,待F-86完訓後再分發至各基地。

那時我已婚,太太純鸞家裡姊妹個個長的都非常標緻,雖無閉月羞花容貌,但是也算是豔冠群芳,讓不少飛官為之傾倒,不少飛行員爭相叫我「三姐夫」,冰果室經常高朋滿座,門庭若市熱鬧的很。

▲在眾多小飛官追求者,生儀最後選擇了平淡。

有一位飛官擅長繪圖,一天,拿了一盒蠟筆,在冰果室落地玻璃門上畫了個仕女圖,說圖中美麗脫俗的女子正是顧店的生儀,當時生儀獨獨鍾情於一位杜教官,杜教官對生儀非常體貼,可惜生儀的雙親、我的岳父岳母極力反對,倆人只好黯然分手。

飛官殉職

民國61年起,來店的小飛官突然驟減,後來聽說是原本新竹基地部訓隊移防至台東基地,民國65年,心園冰果室結束營業,這期間,生儀嫁給了我同學的弟弟,婚後不久便跟隨經營建築的丈夫前往上海,在眾多小飛官追求者,生儀最後選擇了平淡,我則一邊在中科院服務一邊進修,取得成大化工博士學位。。

再後來,杜教官在一次飛行中失事殉職,杜教官殉職後,他的母親由家人陪同親自來到新竹,輾轉找到生儀,告知兒子殉職的悲傷訊息。

▲一位老飛行員提供《東台灣新聞網》杜烈士伯翔生平事蹟

後來經國先生提倡節約,推動生活簡約,政府禁止一切浮華活動,竹風俱樂部自此曲終人散,俱樂部原址成了擴建後的空軍醫院,如今的國軍新竹醫院。

歲月不長,呼吸之間,回憶竹風俱樂部的點點滴滴,已是半個世紀前的往事,當年舞池中婆娑起舞的俊男美女,如今,年華已老,至今,每當聽到耳熟能詳的西洋老歌,那在俱樂部裡短暫登台演唱的記憶便湧上心頭……

(後記) 生儀回憶當年杜教官的母親由杜教官的「妻子」陪同前來與她見面,並告知杜教官殉職一事,但是自軍史工作者古旺金蒐集杜教官生平資料中獲知,教官始終未婚,杜媽媽或許不希望因此影響生儀往後的生活,刻意隱瞞杜教官未婚事實。

直到今天,生儀仍不知道杜教官殉職時仍單身,自始至終她都以為當年陪同杜媽媽前來的女子是杜教官的「妻子」。

感傷。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