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篇 我以空軍為榮(下)

東台灣新聞網

    吳慶昇口述   蔣彤雲整理記錄

搜救人員大規模搜山

飛機失事當下,我剛打完點滴出院返家,尚不知道此一重大飛安事件,同學吳乃明、劉永宜倆人誤以為我搭上這班C-119,心情沉重的來家裡看望,聽到沉重緩慢的敲門聲,我勉強起床開門,門打開剎那,吳、劉二人嚇了一跳,原本是要來安慰我的家人,不知道我因為生病被科長逼著住院打點滴,吳、劉二人不斷拍著我的背喃喃的說:沒事就好,沒事就好,我們都擔心你沒了。

當時尚無法確定機務室搭上這班C-119班機的確定名單,我急於想知道住在隔壁機校同期同學陸人棟是否也在機上,仨人急忙到隔壁敲門,陸太太來應門,告知陸人棟沒有回來,仨人心知不好,我無視重感冒未癒,匆忙趕回基地,甫回到基地,便聽同事說之前陸人棟已自台南基地電話報平安,說預演順利結束後,大隊長飛往台南基地出席檢討會,未料大座飛機落台南時發生故障,他遂率48中隊8位機務室人員與器材,搭乘一架C-119自嘉義起飛落台南,他們九人留下來維修大座飛機,預定飛機修妥之後返航新竹。

後因為天候惡劣,台南基地飛管中隊未放行,所以他們九人搭乘的C-119並未起飛,嘉義基地起飛班機上都是41、42中隊機務室的弟兄,空軍、當地警方均派員於大雪山脈進行大規模搜尋未果,直至一個月後的10月10日,搜救人員方才尋獲這架C-119,機上人員全數殉職,殉職的15位弟兄都很年輕,年齡最小的只有19歲,軍中同袍情感是深厚的,機務室頓失這些好夥伴,很傷感,每一年青年節春祭,我們會前往碧潭空軍公墓為弟兄們捻香追思。

▲民國72年12月14日完成換裝,接收第一架F-104雙座戰機

F-104換裝任務

我在36年軍旅生涯中曾經經歷兩次換裝,一次是從F-100換裝F-104,一次是從F-104換裝幻象。民國72年7月1日,我任場修中隊飛修分隊長,率領43位機務室同仁至CCK進行F-104換裝任務,我們是第一批進駐CCK的技勤人員,三年後完成換裝任務,聯隊長沙國楹將軍下令所有么洞四必須由飛行員飛回來,不得陸運,這對飛行員而言輕而易舉,但是對後勤人員來說責任重大,以當時聯隊F-104百分之七十的妥善率,么洞四許多零件補充不易,最少有十幾二十架么洞四因為故障無法起飛,惟聯隊長的指令,後勤同仁唯有使命必達,我們擬定縝密的復飛計劃,即所有妥善機飛回新竹落地之後,立刻拆除留置CCK故障機所需零件,由後勤單位火速將零件送往CCK,復裝零件修妥故障機,完成試飛再將飛機飛回新竹,就這麼一趟又一趟,直到最後一架F-104安全飛回新竹,為了讓F-104悉數安全飛回來落地,所有技勤人員卯足了勁在台中、新竹兩地奔波,民國75年9月1日看著最後一批飛機自CCK起飛,我率最後一批技勤人員搭乘火車返回新竹,看著窗外,想起所有修護弟兄群策群力的辛苦與努力,終至圓滿完成沙將軍指令,過程既辛苦又驕傲,心情筆墨難以形容。

另一件值得驕傲的事是以前飛機老舊,修維護經常是拆東牆補西牆,不過每將大故障的飛機修妥,看著飛行員駕馭飛機在空中成功試飛,心裡是很驕傲的,記得一架編號4375的么洞四因為艙壓故障,躺在地上一年多,不知何故始終修不好,我帶著總班長黃天𧶽、電器工廠總班長許慶湧、加溫加壓總班長,仔細尋找影響艙壓系統所有可能的問題,零件被拆得一蹋糊塗,一遍又一遍完整測試所有系統上的線路、管路、和附件,終於修妥這架超級難修的故障機,4375歸隊後,飛行員說這架飛機是所有么洞四裡艙壓系統最棒的,後來這架4375調至12隊當偵照機,性能好到成了隊上的金剛機,為了修妥一架老飛機,修護人員夙夜匪懈埋頭工作,讓飛行員放心的駕馭飛機保家衛國,功不可沒。

▲任後勤司令部副參謀長時奉令赴法開會,領隊是後勤司令部司令史銳中將。

幻象換裝

當年么洞四換裝時我是少校分隊長,民國81年幻象換裝前法國人首次來基地現場勘查,當時我是上校修護長,當技勤訓員選優派往法國接受種子教官訓練時,我已是司令部修護組副組長,是負責所有選員作業成員之一。赴法種子教官技勤員額多達186名,為了派出空軍最優秀人員前往法國受訓,空軍在全軍各基地尋找優秀人員,要求極為高標,語言、專業…幾個門檻訂得都高,中華民國空軍技勤人員沒讓人失望,在法受訓期間樂觀積極進取,表現令法國人刮目相看,當年派赴法國受訓的種子軍、士官,後來全部留在軍中貢獻所學,直到服役期滿甚至延役,很多軍官調至其他基地歷任大隊長職,甚至晉升少將。

民國86年6月1日接任新竹基地修補大隊長,我看問題習慣看別人看不到的那一面,謹慎運用職務所賦予的行政權利加以改善,我利用大隊長任內做了幾個大的改變。幻象進駐基地以後,所有軍士官兵都很小心謹慎,但是再謹慎,仍不免發生因為拖機或倒機入庫時不慎將飛機磕碰事件,由於幻象造價昂貴,拖車班員很是自責,我深思如何避免這種事再次發生,想到之前搭民航機出國,從候機室玻璃帷幕望向停機坪,常看到民航機從停機位置拖至滑行道上,拖車是「面向」飛機,這與基地拖車班員「背向」幻象飛機倒機入庫作法截然不同,因為不是面向飛機,一個閃失便易造成碰撞事件,我向聯隊長葛光越將軍報告民航機作業方式,建議比照辦理,獲得葛聯隊長全力支持,於是我將所有拖車結構稍作改變,後來幻象入庫,拖車班長是面對飛機用推的方式推機入機堡,取代以前幾十年來傳統「背向」倒機入庫的方式,這之後再也沒發生飛機磕磕碰碰事件了。

另一項改變是因為減少地面動態,讓地安事件頓時歸零。通常清晨首批飛行任務前,聯隊長、11大隊長和相關人員會群集飛管大樓督導,這時,地面上常看到的景象是飛機滑來滑去、拖著飛機電源的拖車來回跑、載著飛彈的車子來來去去、油車來來去去,各式車輛非常忙碌,匆忙中偶有地安事件發生,我當時思考如何將忙碌的動態減至最低,其中最關鍵的是啟動飛機的電源,如果每一座機庫都有一套固定電源,便能將大部分的動態減到最低,我因常到後勤司令部開會,獲悉之前為配合美國軍售的F-16戰機,軍方買了不少M32A-86D電源車(註五),後因F-16啟動時除了電源還需要氣源,M32A-86D電源車並不適用,於是堆在庫房裡,庫房因此堆積了許多M32A-86D電源車,幻象戰機與F-16不同,幻象啟動時只需電源,堆積在倉庫裡的電源車剛好能提供幻象需求,我向聯隊長葛將軍報告,說明如將每座機庫堡固定配備一套電源,將目前活動電源改變成固定電源,飛機便無須拖來拖去,葛將軍認為可行於是向總部爭取,總部派員至基地現勘,接受建議,立刻調整編裝,自此原本忙碌的停機坪變少了動態,變的井然有序,地安事件頓時歸零。

要做有用的事情

▲民國90年晉升少將時與母親、妻子梁希豫、孩子合影。

美國為了清理掉他們的庫存,要我們買一堆沒啥用處的裝備,M32A-86D就是其一,買回來之後卻閒置無用,這些庫存閒置在庫房,取出來妥善利用,是幫空軍解決問題,這都是軍旅生涯中經驗的累積。

我任後勤司令部修護處長時,總司令部督察長做了個錯誤的決定,以功能重疊為由廢除空軍各聯隊的品管科,將品管科併到督察室,且以桃園基地做為試辦基地,於是桃園基地督察室除本身作業之外尚須兼品管工作,事實上督察與品管是兩個不同功能的單位,貿然廢除,後續產生的問題不少,當時後勤司令部司令周文沖中將發現這個問題的嚴重性,交代我規劃恢復品管科並予精進品管制度,我雖完整的說明並報告計劃,總部督察長仍有他的堅持,於是周司令指示我巡迴全軍各聯隊簡報,並聽取各部隊長的意見。我於巡迴全軍各聯隊,綜合各部隊意見後修正並精進品管科的任務及職責,兩年後,空軍再度恢復原有良好的品管制度,並更名為品質與標準科,這說明擁有資源擁有權力,要做有用的事情,方能發揮所學讓工作更具意義。

就讀台大EMBA

▲就讀台大EMBA92年班期間是我這一生最精華的求學階段,促使自己永遠保持學習的心,學以致用。

小時候,家距離台大不遠,知道台大是首屈一指的高等學府,很羨慕但是因為家境不好,對我而言讀大學如同天方夜譚,未料多年以後,我竟成了台大碩士生,當年在一指部任指揮官時,國防部與台大合作推動產官學軍交流計畫,台大EMBA開放部分名額給軍方現役將官就讀,惟因名額有限,得經過激烈的入學考,為了能成為台大人,我花了很多時間K書,有幸被錄取,成了台大EMBA92年班的學生,就讀台大期間是我這一生最精華的求學階段,班上同學多半來自各領域的菁英,與他們同窗,會促使自己永遠保持學習的心,並學以致用。

後來我用平衡記分卡做為評估國軍PME (註六)作業體系準則,也就是試驗裝備校正體系研究,我國早年的國防領域是國防部與參謀本部兩足鼎立,後來國防法成立後,軍政、軍備、軍令三足鼎立,權責也有所調整,所有資源在國防部,當時我在聯四,希望能改變上述生態,於是我用在台大EMBA的碩士論文,不但改變了國軍的試驗裝備校正制度,論文還被引用到國軍體系中,且至今仍在運作中,所以就讀台大EMBA不僅圓了小時候當大學生的夢想,對我思、我想、我看事情也有很深遠的影響。民國60年8月24日搭火車至機校報到,民國96年8月1日退伍返家,回顧36年軍旅生涯,過程中從初期成長階段,之後每個階段都是在空軍最辛苦的單位歷練,我將所學、思維付諸實現,就幕僚職而言,先後歷練科長、組長、處長、副參謀長、國防部助理次長兼處長等幕僚主管,就主官而言,從分隊長、中隊長、大隊長到一指部少將指揮官,一路走來不敢荒廢怠惰,總是埋首工作中,我感謝空軍的栽培,我自省36年空軍生涯仰無愧於天、俯無愧於地、行無愧於人、止無愧於心,我無愧空軍,深以曾是空軍一份子備感驕傲。

(註五)) M32A-86D 空軍在F-16新機的採購案中所採購的電源車型號。

(註六)PME Precision Measuring Equipment 精密量具裝備。

View original pos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