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級警戒一延再延 新竹私立幼兒園及補教界臨前所未有的倒閉風暴

記者吳璋/新竹報導

▲私立幼兒園配合政府三級警戒5月18日停課至今。(圖/新竹縣幼兒教保學會提供)

教育部配合政府三級警戒5月18日宣佈停課,5月25日三級警戒延長至6月14日,6月7日又宣佈延長至6月28日,未料6月23日再宣佈延長至7月12日,新竹補教協會理事長蔡士松心酸指出,全國私立幼兒園及補教界正面臨前所未有的倒閉風暴,看似洋洋灑灑的紓困政策,實際上對所有的營運危機毫無助益。

▲私立幼兒園得配合停課不停班政策,即使只有7個孩子到園,園方仍須讓廚工、司機、行政、所有的老師上班。(圖/新竹縣幼兒教保學會提供)

蔡士松說,以幼兒園為例,公立幼兒園停課不需擔心營運問題,準公共幼兒園持續有政府60%的學費挹注,但私立幼兒園卻需要100%自負盈虧,為了有托育需求的家長,私立幼兒園還得配合停課不停班這種扭曲的政策,變相要求幼兒園業者配合極少數家長的需求,讓幼兒園老師正常上班,即使諾大的校區只有5個孩子到園,園方也必須讓廚工、司機、行政、所有的老師上班,同時必須支付全薪,不得放無薪假、不得減薪、不得強制員工休假,且因疫情持續漫延,大部份的家長並不會將幼兒送到園裡,這遙遙無期的復課之路,讓私立幼兒園進退維谷,龐大的人事開銷、房租、勞健保及退休金給付、水電瓦斯等固定成本,每一樣都將私立幼兒園推向倒閉的風暴。

雖然一般私立幼兒園有收取學費(所謂的註冊費),但也有幼兒園是只有收取月費經營的,停課對他們來說無疑是條死路。私立上上幼兒園負責人劉美熙說,在偏鄉經營,家長收入並不豐厚,一直以來都是互相體諒,所收費用僅足以支應開銷即可,但目前停課等於收入歸零,原本的固定開銷仍須正常給付,幼兒園從5月19日起大門深鎖至今,家庭、幼兒園、老師三方都面臨極大的挑戰。

劉美熙園長說,私立幼兒園經營格外辛苦,那些位在都會區的私幼看似搶手,但龐大的人事開銷、人員保險及租金成本,早已超過他們所能負擔的範圍,私幼業者苦不堪言,經營岌岌可危。

紓困4.0看似觸及諸多產業,但其基本架構是透過業主申請,補貼員工薪資,對於因政策被迫停課的營運損失完全沒有觸及,且針對私立幼兒園的薪資紓困金額,每位老師未必可以得到表面上每月約13000元三個月總共四萬元的補貼,因為最後的審核,國教署還有比例原則,40%?60%?全沒個準,但卻要求私幼給付全薪。

劉美熙園長無奈指出,因為停課不停班政策,私立幼兒園還要背負老師上班不幸染疫的職災賠償問題,若雇主未善盡防疫導致職場成為群聚傳播鏈,勞動部從寬認定感染新冠肺炎視為職災,因此,勞工在治療期間,雇主要給予醫療給付、要正常發放工資,若員工因此喪失工作能力,雇主得一次給付40個月平均工資。政府一方面要私幼配合停課不停班,一方面又從寬認定染疫為職災,這對二十多年來戰戰兢兢於第一線抵抗腸病毒風暴的私幼來說,這一年多來不斷自費添購防疫物品的開銷更為龐大,再加上不停班政策,染疫的可能大幅增加,後續賠償問題無疑是另一個風暴。

新竹縣幼兒教保學會理事長莊瑞娜經營的幼兒園招收600名學生、員工80人,中央宣布停課不停班,讓有需求的家長可將孩子送到學校,也導致目前幼兒園雖然只有20名學生,但所有的教師、廚工、行政等職員都還是照常上班,園方不得強制員工休假且須給予全薪,光是每個月的人事管銷、地租就須支付455萬。

莊瑞娜指出,政府推出的紓困方案,其中針對單一教師補助3個月共4萬元的薪資,但並不是所有教師都能拿到全額補助,國民及學前教育署仍會按比例支付,有些教師誤解補助方式,反造成與園所對立,而紓困貸款的利息1.845%也不低,目前已聽聞縣內有2間幼兒園面臨倒閉,憂心就算未來復課,有些孩子將面臨無校可念的困境。

莊瑞娜說,私立幼兒園腹背受敵,這樣的政策導致幼兒園與家長間的隔閡,也讓老師擔心沒有工作的情緒轉嫁到園方,從疫情爆發前協助新竹縣私幼添購防疫設備到協助申請紓困,還有爭取施打疫苗為解封復課準備等,過程十分艱辛,但疫苗不足,Delta病毒株入境,私幼復課求生存之路看不到盡頭。

而補教業者的處境更是艱難,自停課至今,各補習班大門深鎖,完全沒有學生到班上課,業者不僅收入歸零、復課無期,面對複雜的紓困程序,擁有全國最高入會率70%的新竹縣補教協會理事長蔡士松說,全國近18000家補習班,據說目前有近6000家提出申請紓困,但是已有4000家被退件,超過60%的退件率,可見申請紓困的複雜程度。

蔡士松理事長,政府的紓困依然是補貼薪資,對於斷頭式停課的補教業者來說完全看不到希望,各行各業講衰退,補教業是雪崩,目前業者無不希望儘早施打疫苗,如此在未來復課時,才能與全國各級學校教師一樣站在第一線第一時間接觸學生,補教業者殷殷期盼藉疫苗力挽狂瀾。

同時擔任新竹縣補教及幼教資深理事的劉美熙說,今年大班的孩子錯過了人生的第一個畢業典禮,幼小銜接課程也完全沒有觸碰,若今年七月再無法復課,將來初上國小益發辛苦,補教也將面臨更沈重的補救輔導,所有老師壓力倍增,小六升七年級的學生亦同。

三級警戒持續延長,私立幼教與補教業者深陷經營危機,盼不到營運紓困,紓困貸款申請困難,現在他們只能殷切期盼儘早施打疫苗為復課做準備,只是,Delta病毒株的侵門踏戶,讓本土確診數下降而露出的一線曙光,又再度蒙上揮不去的陰霾。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