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蓮縣文化局百年寺廟普查說明會—9/11在瑞穗青蓮寺熱情舉辦,歡迎各宮廟及民眾參加!

瑞穗青蓮寺照片/名攝影家趙家慶

花蓮縣文化局辦理「110–111年花蓮縣百年寺廟(南區)文物普查建檔計畫」,將於110年9月11日(週六)上午10時在瑞穗青蓮寺,由計畫團隊主持人逢甲大學文化與社會創新碩士學位學程李建緯教授主講「花蓮寺廟(南區)文物普查及後山保障匾之調查研究」,向瑞穗、玉里的耆老、委員說明寺廟文物普查方式與重要性,也歡迎各宮廟廟務人員,及有興趣的鄉親踴躍參加。

文化局長吳勁毅表示,「文物普查」是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近年推行的政策,文化局於108至109年先行普查花蓮市延平王廟文物,本次繼續獲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補助,將寺廟文物普查推廣到花蓮南區的瑞穗富源保安宮、瑞穗青蓮寺與玉里協天宮等三座古剎,這三間百年寺廟創建於清代,除了是民眾的信仰中心,也留下許多珍貴文物,在富源保安宮田有福主委、瑞穗青蓮寺陳廖安主委與玉里協天宮吳俞瑩董事長的大力配合下,文化局委請「鹿溪文史工作室」執行,協助廟方進行宗教文物普查,將針對廟內的文物逐一盤點列表,並針對一般古物「後山保障」調查研究,希望能發現更多文化資產。

為了讓瑞穗與玉里的耆老、委員及鄉親了解寺廟宗教文物普查的目的與重要性,特別邀請李建緯教授遠到而來,將文物普查的新知帶來東臺灣。李建緯教授專長為臺灣民間宗教文物,曾普查台中萬和宮、彰化南瑤宮、鹿港天后宮及新港奉天宮等歷史悠久的古廟,普查經驗豐富,對於寺廟內的神像、匾額、宣爐、梵鐘均有獨到的見解與新發現,這次將介紹寺廟文物普查與調查研究的方法,佐以他普查過的各大廟宇案例分析,精彩可期,歡迎各界蒞臨參加,也期盼花蓮縣歷史悠久的宗教信仰單位加入文物普查行列。

聞辭典:富源保安宮

富源保安宮
富源保安宮       中國科技大學 提供 
富源保安宮       中國科技大學 提供 
富源保安宮       中國科技大學 提供 
富源保安宮       中國科技大學 提供 
富源保安宮       中國科技大學 提供 

瑞穗富源保安宮俗稱城隍廟,清光緒13年(1887),清政府設於水尾(今瑞穗鄉瑞美村)。隔年,謝芳榮先生建茅屋一間,取名保安宮,奉祀城隍,屬霞海府城隍。此廟為花蓮地區最早的城隍廟。

昭和4年(1929),鄉民捐資改建成三、四坪大之石造廟宇。戰後,民國39年,村民集資重建水泥磚瓦混合構造之廟宇;民國61年復重新建鋼筋混擬土構造之廟宇,分正殿、偏殿,占地七百坪 ,建坪八十八坪 ,才變成今日之廟宇。現在的保安宮仍可見昭和9年(1934)陳毛、張阿炎所獻之龍、虎堵。另外還有保留許多日治時期的古文物,如寫有「拔子 湯氏阿妹」的石獅子、吊掛在樑上的古鐘、大鼓等,另外廟內有磚刻的福德正神,而盤古大帝牌位置於五穀先帝神龕內相當珍貴。

富源舊地名「拔仔庄」,此地早在漢人來此之前,已有阿美族部落分布於此。依據文獻記載,早在光緒3年(1877)7月,後山中路阿眉番、阿棉納納等社復叛事件時,拔仔庄應該已有軍隊駐守於此。至光緒9年(1883)時,此地所駐紮之清軍,即為張兆連所率的鎮海中、右兩營。後來光緒13(1887)年4月完工的集集水尾古道(又稱關門山古道)的東段,即由張兆連於富源督工興築。

「拔仔兵」存在於文獻上,足以顯示此地在清未軍事上實具有研究的價值。而保安宮位置所在,就在漢人庄和原住民部落的界線上,這樣的地理區位,也深具族群關係之意義。

在太平洋戰爭之時,日本政府推行皇民化運動,限制臺灣人民宗教信仰上的自由,要求崇拜日本神道信仰。拔仔庄的居民惟恐保安宮的城隍爺神祇會遭受破壞,因此將城隍金身遷往富興山腳下的瓦窯仔,暫時供奉在一棵大茄冬樹下躲藏,直到戰爭結束之後,才又遷回廟內供奉。為了感念這段舊恩,因此在每年城隍爺誕辰時,繞境活動的路線一定會安排經過富興山腳下的昔日避難處。

每年農曆5月13日是城隍爺的生日,保安宮每年都會舉行盛大的廟會及巡庄活動。保安宮至今仍保存城隍夜巡探訪民間的習俗,因此,保安宮在每年農曆5月12日晚上會召集庄內各陣頭前往助陣,共同乘車遊庄。每年的「暗訪」,是拔仔庄年度盛事,以往皆以人力合挑大鼓,沿途競技、爭相貼紅、鞭炮聲不絕於耳,已成為居民共同的回憶。而十三日當天,則擴大繞境活動,南至瑞穗、北至大富,成為地區最大的盛事。甚至更衍生發展為一年一度的社區嘉年華會及鼓王爭霸戰等活動。資料來源:花蓮縣文化局

青蓮寺

青蓮寺全景
青蓮寺-瑞穗鄉鄉民的精神及信仰中心

青蓮寺為花蓮縣瑞穗鄉鄉民的精神及信仰中心,建廟至今己有140餘年之歷史,前身為建於光緒年間之「慈聖宮」(茅屋),民國十三年改建為三廳二院、磚瓦結構的寺廟,並請鄉賢張采香秀才改名為今之「瑞穗青蓮寺」,爾後幾經多次修建於民國七十五年方整建完善,外觀的牆面及內部地板等施工都採用瑞穗盛產的蛇紋石為建材,十分富有當地特色。寺內除奉祠釋迦牟尼彿、媽祖、關聖帝君等神,最為當地居民津津樂道的是寺內還供奉著一個年代久遠且據傳曾裝過佛祖神像而被視為該寺鎮寺之寶的『竹籠』。每年的佛祖聖誕日,青蓮寺皆有大型浴佛儀式,農曆春節期間,也會有舉辦大規模的誦經祈福活動,另還有「城隍夜尋」民俗活動。

玉里協天宮

玉里協天宮臺灣花蓮縣玉里鎮廟宇,主祀關聖帝君,亦稱玉里關帝廟,有「花東三大廟宇」之稱。

沿革

清朝自公元1684年將臺灣納入帝國版圖,對台灣原住民與其居住地多採取「封山禁絕」的治理手段,直至1874年牡丹社事件之前,清廷有效統治範圍僅到臺灣西部平原的枋寮為止,東部則僅有宜蘭(噶瑪蘭),枋寮、宜蘭以南稱作「後山」,悉視為「無主地」,清廷並無法規範「無主地」區域原住民之行為與活動。

同治13年(1874)五月,日本帝國琉球國居民漂流至臺灣南部的牡丹社(今屏東縣牡丹鄉)被當地原住民殺害為由,日本海軍登陸車城鄉射寮村,攻打車城、枋山獅子鄉一帶的原住民(排灣族為主),企圖攻佔臺灣;清廷得知消息後,調派欽差大臣沈葆楨於六月趕赴臺灣,一方集結兵力,並幾經與日本方面調停,雙方達成協議,日軍撤出臺灣,史稱「牡丹社事件」。

牡丹社事件之後,清廷為有效管理後山地區與原住民,一改原本採消極放任、漢番隔絕的後山政策,推行「開山撫番」,派遣兵勇闢建山路衢道,開放漢人進入後山開墾,以期達到「番民漢化」、「鞏固海疆」之效。

光緒元年(1875),時任南澳鎮總兵吳光亮(1834—1898)率飛虎左營的軍隊,自林圯埔(今南投竹山鎮)開鑿中路山道抵達璞石閣(玉里鎮舊稱)撫番(此處係阿美族布農族),據傳軍隊便是駐紮於今協天宮的所在處,關聖帝君的香火亦是於此時一同請來。根據民間說法,吳光亮在璞石閣時適逢瘟疫流行,為了祈求平安,遂於當地起蓋一座小祠奉祀關聖帝君,此即協天宮之起源。

後來,客家裔的移民從新埔義民廟新竹縣)分香至玉里協天宮,協天宮右殿因而開始奉祀義民爺之故,周遭客家村落(客城、舊庄、三民與大禹)的居民每逢初一、十五亦會至玉里鎮市區的協天宮參拜,同時也帶入不少客家色彩的祭典。

文物

「後山保障匾」為牛樟木所製,乃玉里協天宮鎮宮之寶上款:「光緒七年(1881)辛巳孟冬吉立」、下款:「欽加總鎮銜總帶飛虎左營兼理中路招撫墾務福建即補協鎮府提督吳 敬奉」

由於下款處敬獻者僅題一姓氏「吳」字,世人多以為此「吳」乃指吳光亮;但根據文史工作者考證,光緒七年(1881)吳光亮已出任台灣鎮總兵官一職,官銜明顯與匾額所題不符,故推斷此「吳」係指吳光亮之弟,即飛虎左營總帶吳光忠資料來源:維基百科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