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密甘帶著大家看遍各地風景 透過拜訪特殊的人與事讓旅行多了人文

記者吳璋/新竹報導

因為疫情,國內不勘虧損而收山的旅行社不計其數,惟台北春江旅行社因行程有別於一般旅行社所規劃的大眾化行程,且價格平實,品牌形象早已深植旅行愛好者心中,在這一波疫情中受創輕微,春江旅行社另一個吸引旅友的原因是,每一趟旅行,不僅帶著大家看遍各地風景,更透過拜訪當地特殊的人與事,讓旅行多了人文元素,一群工研院退休人員組成的旅行團體,日前前往有「雲的故鄉」之稱觀霧旅遊,行程中因為加了拜訪「三毛的家」管理人張東旭,彼此有了面對面的機會,聽他娓娓道來他與三毛、他與張學良的連結。

這群由工研院退休人員組成的旅行團體,日前前往觀霧旅遊,位於海拔2000米的觀霧遊憩區是觀賞雲霧變化的最佳點,沿途欣賞許多珍貴稀有的植物,例如檜木、台灣檫樹、棣慕華鳳仙花,在觀霧森林遊樂區茂密針葉林中大口呼吸,吸足芬多精的感覺,讓人身心舒暢。

透過台北春江旅行社負責人林密甘安排,行程中前往張學良故居並拜訪「三毛的家」管理人張東旭,族人管張東旭叫「大帥」,「大帥」祖籍廣東,民國35年父親來台並在五峰鄉公所任職,母親開了間柑仔店,廣東佬在原民部落裡算是少數民族,他雖非原住民但是長相比原住民更像原住民,他在清泉出生成長,後來外出求學、工作,只要放假日一定回到清泉,民國99年退休後返回定居,自此再也沒有離開清泉,自認為是已被同化的泰雅族了。

▲五峰清泉張學良故居。(圖/記者吳璋攝)

張東旭指了指下方,說張學良住家距離他家不遠,張爺爺常到包括張家在內的鄰居家串門子,張爺爺個頭不高,喜歡刮小朋友的鼻子逗著玩,然後給小朋友巧克力,「大帥」聽大人說巧克力是蔣夫人宋美齡寄來的。

「大帥」老家前面有一個漂亮的花園,父親在花園裡親自打造一座噴泉和石椅,張爺爺喜歡坐在石椅上和「大帥」的父親聊天,印象中,張爺爺與張奶奶(趙一荻)非常慈祥,大人聊天,他就坐在父親身後,看看一會兒有沒有巧克力可以吃,也常向張爺爺的醫官蹭野戰口糧,在那個年代的原鄉部落裡,能吃到巧克力和野戰口糧,是件非常奢侈的事。

▲故居前方有張學良的手扎。(圖/記者吳璋攝)

「大帥」說,早年不知到張爺爺被軟禁在這裡,只知道這裡因為住著張爺爺,隧道兩旁有軍人持槍警戒,外人很難進來。

「大帥」張東旭原是台泥竹東廠員工,民國96年被公司派往印尼,3年後調回竹東廠,父親告訴他隔壁住著一位寫小說的女生,後來知道是赫赫有名的三毛,他非常欣賞三毛的文章,尤其喜歡聽三毛作詞所譜下的那首經典的橄欖樹,橄欖樹在華語歌壇傳唱不歇,在印尼都常聽到這首民歌,三毛當時來清泉主要是為了將丁松青神父所著書名《蘭嶼之歌》翻譯成中文,後來不慎弄丟了原稿,於是來清泉再度訪問丁神父,最早時三毛偶爾來五峰,荷西往生後便經常住在這裡。

「三毛的家」原來不是「大帥」管理,屋主王振富常在早上10點就喝醉了,酩丁大醉後連門都忘了鎖就回家,於是「大帥」接手規劃、布置、並管理「三毛的家」。

三毛不只是華人地區的知名作家,在海峽對岸更有很高的知名度,「大帥」一次應邀前往成都演講,演說後自成都到綿陽旅行,一天妻子秀容去美容院洗頭,洗頭小妹說從妻子的談吐和穿著看來不像是大陸人,於是倆人聊了起來,秀容告訴洗頭妹她來自台灣省新竹縣五峰鄉,並介紹五峰鄉的風景與人文特色,提到部落裡有一個三毛的故居,洗頭妹喜出望外說她看過三毛所有在大陸出版的書。

洗頭妹不過是十幾二十歲不到的小女生,但是對三毛的書瞭如指掌,反觀不少來五峰旅遊的台灣大學院校學生,來到三毛的家會一頭霧水的問,三毛是誰呀?男生?還是女生?張東旭感慨台灣學生的閱讀能力比起大陸差多了。

「大帥」從印尼回來,第一個拜訪的是丁松青神父,神父看到他很高興,但是說的第一句話是:亞尉,你回來了,清泉改變了,人心改變了。

回到家鄉後發現部落裡隔代教養和單親家庭比起從前更多了,因為家境困難,孩子們無法像都會區孩子一樣參加課輔,功課普遍不佳,「大帥」擔心孩子自我放棄,於是集合他們成立了合唱團和木琴樂團,原民孩子音樂天賦與生俱來,這裡的孩子在念桃山國小時個個都是合唱團員和木琴隊員,非常會唱歌也非常會演奏木琴,可惜就讀國、高中後就停止練習,「大帥」把他們找回來成立了木琴隊,多年來陸續有30多位同學加入。

▲秀容因為心中有信仰,對孩子的愛與包容讓孩子們很感動。(圖/記者吳璋攝)

「大帥」的妻子秀容原本在台北任幼教師,因為心中有信仰,對孩子的愛與包容讓孩子們很感動,她說,來自外面的資源把孩子寵壞了,之前物質缺乏時孩子們希望擁有,擁有之後希望更好更多,她認為給孩子們魚吃,不如教他們如何釣魚,她鼓勵孩子們:你們好手好腳,有很好的文化,要將傳統優良的原民文化告訴更多的人,讓更多的人了解原民部落的歷史與人文。

她語重心長告訴孩子們如果不重視,許多原民的故事就無法延續,美麗的傳統會斷層,這是非常可惜的事情,現在只要有機會,「大帥」和秀容便帶著孩子去街頭演出,讓更多的人聽到來自原民土地的天籟。

部落裡老的老、小的小,這裡隔代教養和隔壁代養情形嚴重,開飯時間,「大帥」家裡常有10幾20個小朋友過來蹭飯吃,「大帥」要族裡單親小朋友過來吃飯,是希望給他們家的感覺,避免他們自卑和餓肚子,這裡幾乎是孩子們的第二個家。

▲張東旭下一步計畫是要找回部落裡的百年工藝苧麻編織。

「大帥」在部落裡找了一塊露台作為聚落劇場,提供木琴隊一個表演的舞台,同時訓練部落裡的孩子成為解說員,為觀光客解說部落的人文與地理,帶遊客導覽部落的景點,他為孩子們提供一個說故事的機會,讓孩子生活中有了目標和樂趣,很多孩子自此有了人生規畫,原本輟學在家無所事事的回到校園,分別就讀高中、職校、或護校,甚至讀大學,畢業後,有人當老師、有人是保家衛國的職業軍人、甚至有人當了除暴安良維護社會治安的警察,看到每一個孩子的改變,讓他與妻子很欣慰。

張東旭下一步計畫是要找回部落裡的百年工藝苧麻編織,他感嘆受到外來文化影響,族人正逐漸改變,泰雅部落原有的工藝逐漸失傳,小時記憶中部落裡有許多的蓪草和苧麻,後來發現苧麻不見了,這讓他很失落,現正著手規劃振興苧麻產業,希望泰雅的傳統技藝編織代代相傳,永遠流傳。

One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