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台灣旅遊篇》帶心上路  探訪台灣深度的美!

特派員吳璋 記者蔣彤雲/新竹報導

退休飛行員吳慶璋說,退伍前在天上飛行,無暇看台灣的美景,退伍後終能腳踏實地走訪台灣,看看台灣的好山好水,欣賞台灣美景,每一趟的旅行每個景點都有無限的回憶,感覺很好。

吳慶璋退休後,與一群好友組成的旅行團,近20年,足跡走過歐洲、亞洲、與大陸許多地方,去年因為疫情無法出國,自此規畫台灣遊,透過台北春江旅行社老闆娘林密甘精心策畫,每一趟的旅程都走深度,繼去年深入台東探訪鸞山部落,這回環島行林密甘親自領隊帶團前往位於南橫的利稻部落,一個被大山環抱僅83戶人家164位居民靜謐的小村落,還進住南橫唯一提供打尖的天龍飯店,了解到飯店開幕至今勞資雙方攜手走過多次天災的感人故事。

▲糖業沒落後火車停駛,如今被列為歷史建築保存下來。
▲一起旅行近20年,彼此早已是一家人,相互扶持。

新竹出發,第一天前往高雄旗山,為了滿足大夥求知慾,每一趟旅程,春江旅行社老闆娘「阿甘」均安排當地文史工作者導覽,首站探訪歷史建築旗山車站,導覽員娓娓訴說旗山車站的前世與今生,旗山火車站於1915年興建完成,日據時期,日本進行「工業日本,農業台灣」政策,在南台灣大量種植甘蔗,火車站早年以運輸甘蔗為主,當時日本制定了各種辦法操縱和剝削蔗農,嚴格規定甘蔗成熟時蔗農不得私自採收,全由株式會社雇工收割,日本官商勾結榨取蔗農血汗,終引起農民不滿,揭竿而起曾經引發多起蔗農抗暴事件。

後來糖業沒落,民國67年火車停駛,71年拆除鐵軌,旗山鄉公所為帶動地方發展,欲將站前、站後串聯起來,有意拆除火車站,這引起地方人士極力反對,期間火車站曾先後發生3起人為縱火事件,幸好3次火警發生時都被附近半夜起床如廁民眾發現,經消防隊前來灌救才未被燒毀,民國94年,火車站終被列為歷史建築保存下來。

憶當年F-86超低空

獅子鄉雙流國家森林遊樂區位於南迴公路旁,吳慶璋參加的一個健身會曾經多次路過,這回終有機會深入健走,遊樂區內林木茂密,他和幾位健腳攻帽子山頂,帽子山海拔不高僅700米,但是後段走起來有些吃力,登上山頂視野遼闊,可環視牡丹山等群山。

前往台東途中,車窗外公路下方太平洋海岸線美景盡收眼底,遼闊大海是一望無際的藍,這讓他想起民國63年,官校飛專班結訓後分發台東志航基地換訓F-86,F-86第二階段戰備訓練完訓前,有一課是海洋超低空飛行,從志航基地起飛,經蘭嶼,轉鵝鑾鼻,再返回志航基地,一路保持超低空飛行,F-86沒有雙座,一起飛就是獨自駕馭,起飛前,教官再三叮嚀我們僚機千萬不得低於長機,長機高度距離海面50呎(15.15公尺),僚機僅較長機高了半機,飛行高度甚至比旁邊公路上跑的汽車還低,幾乎是貼著海面飛行,飛行員得練就一身是膽

,無論超低空或鑽升都做到飛機的最極限,如今想來,超低空飛行是身心極大的挑戰,稍有閃失,就一頭栽進海裡了。

台灣最後一片淨土

▲2021年台東南迴藝術季裝置藝術融合山海風景與地方人文的藝術作品。
▲金色稻浪美不勝收。
▲在伯朗大道留影。
▲和金城武樹合影。

台東,因為少了西部傳統工業的汙染,這裡的天湛藍,水純淨,路旁樹葉葉面沒有灰塵綠的發亮,台東可說是台灣最後一片淨土。

台東森林公園有黑森林之稱,園內遍植木麻黃,早年東北季風帶來的大量風沙,將台東市壟罩在風沙裡,經過專家建議廣植防風林木麻黃,現已改善許多,公園裡有兩座湖泊,湖面形狀像極了琵琶,常有鷺鷥來此棲息,於是分別起名管叫琵琶湖、鷺鷥湖。

台東是稻米之鄉,關山鎮農會將閒置的舊穀倉做為教室,利用原有碾米設備教學,讓遊客了解製米過程,分辨啥是粗糠、米糠、糙米、精緻米等,課程結束每人獲贈一包白米,中午我們在農會旁田媽媽餐廳吃從前農忙時田間的割稻飯,大碗公裡裝著滿滿的關山米、時令蔬菜、客家料理梅干爌肉,澎湃又可口。

霧鹿砲台

霧鹿國小後方山上涼亭內有座1903年俄國人製造的古砲,日俄戰爭時,這座古砲原本停泊在海面船艦上,俄國人戰敗,日本人接管大砲,日據時期,布農族人不滿日本人高壓管理,與日警爆發激烈衝突,其中霧鹿抗日事件最具代表性,為有效鎮壓原住民,日本人將擄獲的這管俄製大砲放在古砲目前所在地,取其制高點武力鎮壓反抗的布農族人,二戰結束,日本投降,百年來,這座用來鎮壓族人的古砲始終坐落在山上,無聲訴說當年布農族英勇抗日史蹟,見證了一段充滿血淚的抗日歷史。

天龍飯店

天龍飯店是南橫公路上唯一一間提供遊客與背包客歇腳的飯店,主任張哲祥曾經在補教界赫赫知名,一回來南橫旅行,深為霧鹿峽谷風景著迷,認為這裡的景緻不輸歐美,尤其喜歡遺世獨立在霧鹿峽谷的這間旅店,於是毅然離開補教界,來這裡打工,擔任每晚8點廣場迎賓晚會主持人,帶著遊客唱跳原民歌舞、搗麻糬、模仿布農族射耳祭的射箭比賽。

86年,飯店開幕營業,期間先後遇到包括921大地震、92年的SARS、98年八八莫拉克風災等天然災害,造成南橫中斷並重創南橫沿線原民部落生計,天龍飯店首當其衝業績急凍,南橫至今尚未全線通車,去年的新冠疫情讓原本就慘澹經營很長一段時間業績掛零,真是欲哭無淚。

今年疫情嚴重,五月起飯店只好暫停營業,進行內部整修,老闆娘穿著工作服逐一檢視每間客房是否有壁癌、油漆有無脫落,她帶頭與員工刮除壁癌和牆上油漆,批土、補土、粉刷,將飯店裡每一張桌子、椅子、窗簾、床單全部大清洗,為了照顧員工生計,資方不曾辭退任何一位員工,疫情前飯店的18位員工至今仍是18名,一個都不少,沒有人被資遣,也沒有人被停薪。

18位員工裡超過一半來自不遠的利稻部落,飯店與部落往來密切,每一年都熱誠參加部落裡的射耳祭,學校運動會也會共襄盛舉,海端國中應邀赴國外表演、或參加童軍露營活動,因為缺乏盤纏,飯店會主動邀請孩子們在晚會中表演原民舞蹈,再包個大紅包贊助師生出國。

霧鹿峽谷

張哲祥希望遊客來南橫不僅只有吃飯泡湯,應更深層的了解霧鹿峽谷的文史,每天清晨6點30分,會帶遊客徒步走向霧鹿峽谷中最精華的1.5公里,沿途介紹南橫豐富的歷史和文化,為忠於史實,他拜訪部落裡的耆老,從耆老口述記錄歷史,非常用心。

霧鹿峽谷呈現大S型,峽谷雄偉壯闊,沿途不時可見山壁流出的溫泉,將山壁刻畫出黃、棕、黑、紅等多種色彩的水紋,似渾然天成的山水潑墨,美到不行。

張主任經常和遊客攜帶雞蛋前往,走到1.5公里外一個自然湧出的溫泉出口,其中一個出口溫度非常高將近100度,人在旁邊泡腳,十幾分鐘後腳泡好了雞蛋也熟了,就能品嘗六口溫泉豬腳黃金蛋,結束後回天龍飯店吃豐盛的自助早餐。

利稻部落海拔1068米,是一個布農族聚落,村莊群山環繞如世外桃源,整個社區只有一條街叫做文化路,不過有公車站牌,吳慶璋走進派出所,值班警員告訴他社區僅83戶人家164位居民 ,這裡民風純樸,不曾發生什麼治安事件,派出所有3位員警輪流值班,做得最多的是偶有山難前去救援。

▲嚮導「將」說台灣猴子數量比原住民還多。
▲走進石版屋前,「將」打開背來的竹籃,取出山豬肉、豬舌頭、香菸、米酒,虔敬的祭拜屋裡的祖靈。
▲布農族不滿日本人的高壓統治,日據時期曾發生多起抗暴事件。

瓦拉米步道

玉山國家公園的八通關古道起點東埔,終點花蓮玉里,去年吳慶璋與旅遊夥伴曾經健走八通關古道的前段,經過父子斷崖、在雲龍瀑布折返,這回他們走八通關古道後段的瓦拉米步道,領隊林密甘希望給布農族人一個機會,透過當地登山協會的協助,推薦布農族名叫「將」、漢名黃正祥為嚮導。

八通關古道全長100多公里,其中瓦拉米步道前段從步道口到山風二號橋長1.7公里、中段從山風二號橋到佳心2.8公里,後段從佳心到瓦拉米山屋9.1公里是登山客前往的路線,「將」手指向對面山頭告訴大家古道全長才100多公里 ,從東埔開始走,走到這裡前後只需8天,不遠,很近的啦。

八通關布農語指的是陡峭的山壁 ,「將」說八通關古道是日本人開闢的,當時開闢的目的一是用做戰備道路,二是理番,原本布農族人住在更高的中央山脈、玉山山脈、和阿里山山脈的高山上,日本人為便於管理將族人趕下來,布農族生性不服,不滿日本人的高壓統治,日據時期曾發生多起抗暴事件。

瓦拉米步道不時可見猴子在樹上攀來攀去,「將」說台灣猴子數量比原住民還多,猴子如果有選舉權,舉立委為例,原住民只能分配6席,猴子能分配到10席 立委,就在大家欣賞猴子在眼前幾株大樹之間攀來攀去,天空開始飄起小雨,大夥兒趕緊撐傘穿雨衣,「將」無視雨灑落在頭上身上,說雨是上帝的眼淚 ,原住民生性就是這麼樂觀。

2號吊橋前,「將」指著橋墩上凹凸不平的牆面說這裡原留有日本文字,族人因為很賭爛,將日本文字全刮除掉了。

行至1.7公里二號橋,嚮導「將」要大家席地而坐休息吃便當,吃罷午餐,補充體力再向中段前進抵達佳心,部分團員抵達佳心後折返,部分團員跟隨「將」向下走前往石板屋,布農族習慣往生後埋葬在家裡,石版屋中間分別放了一顆大石頭和一顆小石頭,代表屋裡埋了一個大人和一個小孩,進石版屋前,「將」從背來的竹籃中取出山豬肉、豬舌頭、香菸、米酒,虔敬的祭拜屋裡的祖靈,他特別交代八字輕的或是身體不舒服的不要進去,進去後不要直接走過石頭,要繞道而行,也不要在屋內拍照,更不可以大聲喧譁。

▲沙灘車溯溪,刺激又有趣。
▲在天空之鏡拍出美美的網紅照片,美麗的母女檔。

天空之鏡

花蓮新城鄉 的曼波沙灘和天空之鏡近來很夯,春江旅行團這回出遊的是一群平均年齡70的退休人員,領隊林密甘特別為大家安排騎沙灘車溯溪,在天空之鏡拍出美美的網紅照片,沙灘上有充滿夢幻的道具,每一對老夫老妻拍出來的照片意境都美。

▲太平山獨有大片山毛櫸的金黃與華麗。
 

T-33穿山溝

太平山廣植台灣山毛櫸,每年10月,山毛櫸逐漸轉黃,將太平山染成金黃

,旅行社特別趕在山毛櫸落葉前安排前往,希望捕捉金色森林之美。

大型遊覽車不能上山,領隊安排大家從山下牛鬥民宿轉搭9人座小巴前往,第一部車司機兼領隊,上山途中沿途導覽,他提到蘭陽溪,這讓吳慶璋想起民國66年一個秋天,52期范教官帶飛T-33儀飛訓練,儀器訓練結束後,范教官要他打開儀器罩,要帶他低空穿峽谷,T-33自15000呎高度下降,隨即在山谷中穿梭,右邊是中央山脈左邊是雪山山脈,腳下是蘭陽溪,順著蘭陽溪出來,飛過蘭陽平原,再拉升飛機,返航。

T-33因為速度慢,穿山溝過程中不難操作,那一回是吳慶璋飛行生涯中唯一的一次穿山溝,前往太平山途中經過導遊介紹,勾起他回憶四十多年前的往事。

抵達太平山後兵分二路,健腳走山毛櫸步道,肉腳漫步在翠峰湖步道,吳慶璋選擇走山毛櫸步道,山毛櫸步道單程3.8公里,走完步道來回就是7.6公里,前幾天太平山連日大雨,步道處處泥濘,來此朝聖的遊客摩肩擦踵,稍嫌擁擠,不過能目睹大片山毛櫸獨有的金煌與華麗,邊健行邊欣賞黃葉紛飛,飄落地面的也盡是一片金黃,不需此行。

吳慶璋說,以前在天上飛行,無暇看台灣的美景,退休後終於能腳踏實地走訪台灣,看看台灣的好山好水,欣賞台灣美景,每一趟旅行事後回憶起來,盡興且快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